時間:2013/05/16(四)18:30
地點:國立政治大學
出席:張孝全 (台北電影節電影大使)、塗翔文(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紀錄:鍾志均 / 攝影:

 

從《盛夏光年》開始真正進入電影,歷經幾年的磨練,直到去年憑著《女朋友。男朋友》這部片拿下台北電影節的最佳男主角。擔任過兩屆台北電影節影展大使的張孝全,一直是媒體和觀眾的矚目焦點。從座談開始前的大排長龍,便可得知他的人氣始終居高不下。在這次的座談中,張孝全將與策展人塗翔文聊聊他的電影人生。

主持人塗翔文(以下簡稱「塗」):這次座談主要分三部分:第一、談談張孝全出道前對電影和這圈子的想法。第二、聊聊那些曾經拍過的作品。第三是心目中對影展經驗的想法。首先,要不要說說最初和電影的關係,比方說小時候最有記憶看電影的經驗。

張孝全(以下簡稱「張」):小時候看電影這件事是家庭活動,周末的時候跟著全家人一起去。那時候看的片子是爸媽選的,那時年紀很小,但到現在印象還很深刻的片名叫做《我的左腳》。(塗:《我的左腳》是很早期的電影了,還記得那部電影的印象嗎?)嗯,其實差不多忘了…。(全場大笑)

塗:每個人總有一些自己喜歡的電影明星,所以說當時還沒意識到很厲害的演員,或看到誰的海報很興奮?

張:接觸表演之前,電影對我來說沒有特別的意義。直到接觸表演之後,表演帶給我一些特別的感受,讓我對於電影的選擇才比較是屬於自己的。

塗:被易智言導演所發掘,這是一個很戲劇的過程。包括桂綸鎂、張書豪等人也被他挖掘的,可否回憶當年,談談導演是如何和你溝通,以及你自己對於當時的印象?

張:那時候十六歲。高中時常待在西門町玩滑板,那時是有碰到一些模特兒公司,但長輩都說那是騙人的。直到有次在忠孝復興站找朋友,捷運上發現兩個男的一直看著我,(全場笑)下車後還是跟著我,於是我走得很快。那兩位其實是易智言導演和雅喆導演。導演和我解釋他們是在找演員,當時態度很誠懇,希望我可以去上上他的表演課。並和我說,就當作去玩的,如果覺得不舒服不喜歡再看看。記得一開始就是一群年紀差不多的人一起上課。

塗:印象第一個角色是電視劇,有想過未來演員會變成是你的工作嗎?來談談第一個接到表演角色的印象。

張:第一次拍片其實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上場,第一天拍戲覺得自己是神經病,覺得為什麼我要在這地方笑,為什麼我要做這件事?

塗:我們都知道電視劇拍攝通常是比較快速的,而電影不同,作業方式和投入角色的方式也不一樣。記得你的第一個電影經驗,是吳米森導演的《給我一支貓》。

張:對,當時是飾演讀書會的會長,那次狀態很特別,第一次和吳米森導演合作,有劇本沒錯,但他騙人(全場笑),很多時候演員坐在那,分享自己的生活經驗,講著自己的夢,講著講著後來就開始拍了。

塗:《盛夏光年》對於一個表演路上是一個好的開始,在裡頭的角色是蠻吃重的,那時你的實際年齡也已經超越高中生了,而導演是新人,你和另外的演員也都是新人,在一個全部都是新人的戲裡,這些角色都算難的。有些角色可以對照,但以當時一個新的演員來說,你如何讓自已去擔任這個角色?如何掌握?

張:我覺得是演員和導演之間的感情很重要。那時剛退伍,當兵之前對表演感到有一些厭煩,所以去當兵。當兵一年多的時間可以放空,讓自己和這圈子可以有點距離,讓自己重新開始。之前屬於張孝全的方法,在那次拍片時就都不見了。任何事情都是在學習。

塗:入圍金馬是你人生第一次,那年入圍沒有得,對你來說甚麼感覺?

張:知道自己入圍很開心,知道沒得獎時,心裡想說我早就知道了。(全場笑)

塗:在《女朋友。男朋友》之前也演了許多電影,包括09年的《淚王子》,那時的角色年齡設定比你實際還要大,且設定在一個白色恐怖的時代,面對一個超齡的環境、資深的導演,來聊聊這個角色的經驗。

張:剛開始接到的是導演寫的小說,我覺得這故事很棒,但很多地方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例如沒聽過那時代的背景,且和我年齡差距很大。和導演碰過幾次面,雖然很喜歡但有點退縮。在想或許不要好了,怕搞砸那個角色。

塗:當時有做了甚麼功課和努力?

張:導演有給了很多年代的資料和音樂,且那部片(淚王子)是真人真事改編的,很多時候會懷疑自己是否做得到。當下的狀態會發現,第一次為人父,好像在某種情況來說也是我的第一次。很多時候在一開始,都需要勇敢一點的。

塗:《女朋友。男朋友》對你來說的難度應該更高,雖然已經過了很久,但這戲的經驗應該給你很多的起伏,看起來是現代的戲,但橫跨三十年,以及複雜的情感糾葛,是不好演的,你如何去詮釋並說服大家?

張:開拍前兩年就拿到劇本,雅喆導演叫我先看,也沒和我說要演哪個角色。我自己先設定在阿龍身上。直到導演開始選角,我和導演說我對阿龍有很多的投射,時下會碰到的問題等。但導演要我演陳忠良,他離我生活太遠,另外我不相信現實生活中有人碰到這個遭遇,我沒辦法相信。因為這個角色的關係,我們僵持了一段時間。直到開拍前三個月,我騎單車環島,導演說要介紹一個朋友給我認識,那朋友和陳忠良的狀態很類似,他在餐廳和我講他的親身故事,但我聽到快要爆炸了。我覺得我感覺到一些甚麼,後來就覺得可以繼續下去。

塗:所以是真實故事幫助你進入那個角色?

張:是很辛苦,特別是《女朋友。男朋友》這次。不過我們和導演有很強的革命情感,很多場戲我們很害怕,但我們信任彼此,所以能夠度過難關。

塗:大家知道張孝全最新的電影《失魂》是我們本屆的開幕片,去年剛拍完,了解到全都在山區裡面拍的。和大家聊聊《失魂》這個角色,談談在那艱苦的環境中如何克服?

張:這次拍《失魂》其實很開心,這故事和角色和我過去接觸過的很不同,也是我一直想要嘗試的。因為在山區,那裏的特產是小黑蚊(笑),在山上待了一個都月,所有的景是從無到有,又遇上梅雨季,沒有真正的道路,環境是相當辛苦的。不過鍾導(鍾孟宏)他是一個會在現場讓大家放鬆以及帶動氣氛的導演。

_DSC2504

塗:回到大使任務,聊聊影展的經驗,《淚王子》是當年威尼斯的參展影片,想必心情一定有所不同,可不可以先從那次影展經驗談起?

張:威尼斯影展的經驗非常難忘,那是我第一次去歐洲,印象很深刻。住在島上,而且是當地的民宿。影展期間,很多居民會讓出自己的住宅,給去影展的人住。我還借了那家人的腳踏車,騎去環島。記得電影首映的前半段沒有太多感覺,中間也還好,最後電影結束當所有人起立鼓掌時很感動,而且看到旁人哭了,我告訴我自己我是男生,不能哭。

塗:這次請到《騷人》的導演陳映蓉來拍我們的形象廣告,拍了超過十八個小時,轉了三個景,還要你演Rocker,且第一次和郭采潔對戲就要演親親,加上陳映蓉拍法是比較隨興的,是否有不太一樣的經驗?

張:以前有想過樂團這件事,某部分替自己圓了一個夢。第一次拍是非常有趣,因為有很多狀態是需要當下的,當下看見甚麼,攝影機開始拍,再來會給指示和方向,但不會知道整部片拍完會是甚麼樣子的。不過看完成果之後覺得是比當初想的還要更棒。


觀眾提問:為什麼選擇演藝這條路,是甚麼契機讓你有這個機會,以及心裡是否有其他夢想?

張:剛開始,表演這件事對我來說是高中賺零用錢的時期,小時候其實希望自己可以當建築師。但慢慢的開始感受到表演時,發覺表演帶給我太多,發現自己以前很多的不可能。透過表演,體會到很多事情和認識自己。我有很多興趣,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但表演是我至今維持最久的事。

觀眾提問:從影以來,有沒有哪位演員讓你很深刻?有沒有那場戲很深刻?

張:《女朋友。男朋友》。和小鎂合作印象非常深刻,在裡面我們有情緒相當複雜的戲,基本上即便小鎂沒有在拍她,她也是釋放百分百的情感。

塗:最後和大家說說你在這次電影節最想看的電影是?

張:《毒派兄弟》和《綁架練習曲》。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