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6/04(二)13:30
地點:台北大學三峽校區
出席:郭采潔(台北電影節電影大使)、塗翔文(台北電影節策展人)
紀錄:鍾志均 / 攝影:陳嬿守

曾以《一頁台北》獲得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的郭采潔,有著演員和歌手的雙重身分,去年又以《愛》入圍金馬最佳女配角。專輯銷售有著不錯的成績後,演出電影也很快地看到了亮麗的成績。天生就有一種吸引觀眾特質的她,這次對談中將和大家聊聊電影和她人生之間的關係。

塗翔文(以下簡稱):首先請采潔談談小時候觀看電影的經驗,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電影。

郭采潔(以下簡稱):常看導演和電影人做訪問,可以感受到他們好像家裡樓下就是戲院,我的經驗比較大眾,對於電影的印象還停留在錄影帶。回想到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魯冰花》。國小時,那時學者戲院剛開始很火紅,和媽媽去看了《鐵達尼號》三次。

塗:看電影和真正進入電影角色很不同,後者對一般人來說很遙遠,也是很夢想的事。從念書時開始參加比賽,直到接了第一個角色(電視劇),說說第一個邀約(演戲)剛開始的體驗,當第一次意識到要當演員時,如何去準備?

郭:我自己是單親家庭出身,覺得以後不管做甚麼事情都要是一個很成功的女人。大一參加北韻獎得獎,突然多了一條完全沒想過的岔路,那時會覺得社工

系要幹嘛(笑著向在場各位同學說不好意思),受到身邊同學鼓勵,幾乎完全沒有準備就進來這個圈子,所以在學生時代就有了這條很明確的路。那時進入的唱片圈是大家所謂的「天后宮」。

但我進去的時候,剛好碰上所有天后都出走的那年(笑),進入唱片圈開始式微的時期。我的興趣雖然沒有一個很明確的才華,所以好像甚麼都可以做。所以一直在娛樂圈的期許是希望自己能有很多張證照,好比可以發專輯、可以拍廣告、可以拍平面,也可以演戲。

去演戲這件事有點是大環境的迫使,覺得不能只走電視劇,第一次演戲就被賦予女主角身分其實很緊張。記得那時不敢去上廁所,因而還得了膀胱炎。一張A4紙的劇本就拍了一整天,還NG過二十幾次。拍完第一部電視劇時,聽見了《一頁台北》劇組的邀請,當時是以一個工作的態度去看待機會,時間若安排好就去做。心裡渴望可以做些不同事情外,單純娛樂的放鬆,或大學去影展看片都是。我看書時是一個對文字抱持很理性和實際的態度,像是真人實事改編才看,閱讀的也多是自傳類的書籍。電影來說,印象中在影展看了很多部德國電影,發現原來電影有療癒的功能。電影裡講的可以是很荒謬的事情,我們不想承認的荒謬,但在電影裡卻可以找到出口。

塗:《一頁台北》和演電視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經驗。從電視轉戰演電影,是否做了哪些功課?

郭:《一頁台北》進入前置作業時,其實還在確認到底能不能參演。由於我並非科班出身,所以就透過每次的演出去學習。導演當時用很多即興的遊戲去打破我原本的框架,雖然還在摸索當中。《一頁台北》當中看見的是一個夢,參與的團隊幾乎都是80後的電影工作者,包括資金合作沒有被侷限。團隊裡有講德語、中文、英文,甚至是台語,但在語言不通下,工作人員反而是更尊重對方。我覺得,願意留在這裡拍片的人,不只是因為拍電影要養家活口,而是心裡有些想要說的故事和夢想。

塗:當時《一頁台北》參展完回來台灣,電影很受歡迎,第一個電影成績就是得到台北電影節最佳新演員,現在回想起來有何感想?

郭:金馬獎會有入圍名單,但台北電影獎是片子入選就有機會拿獎。記得頒獎當天本來是去簽唱會,回程有時間就去中山堂繞了一下。當時知道得獎後,就和助理在車上尖叫。發片成績不錯,但是也有朋友問我為何要在演員的身分上遊走,我覺得演員和歌手最大的不同,是接到劇本後決定要不要參與,角色是從零開始,直到真正能在台上演出。相對來說,當歌手上的創作力就減少很多。我也很重視能否有自己的喘息空間或能夠自我認同。

塗:妳在歌手或演員上都能拿到「證照」,每個也很幸運,去年又以《愛》得到台北電影獎最佳女配角,這是完全沒意料到的。這戲的演員很多,評審能看到你是不容易的事情。還是稍微談談這角色和表演的位置。

郭:位置來說,印象深刻的是,我在上海銀行開戶,櫃台行員喊了我在電影裡的名子。影展上面,雖然有的人反映有些劇情太過脫離現實,但演這角色最大收穫是感受到女性朋友的共鳴。尤其是和陳意涵吵架這場戲,才發現現在社會裡有這麼多女孩是不願意順服於當下的生活,會好奇難道真的無法兼顧事業和愛情嗎?有時電影其實不只是故事,它也是種美學。

塗:直到後來的《大尾鱸鰻》,發現你也可以挑戰這樣的角色,前面演了得獎戲,後來發現可以去試試這麼不同的戲。剛好這部片遇到過年檔,又是一部有豬哥亮的戲,當時是甚麼心情去試試看?

郭:原本當初看不見劇本裡的樣子,因為是寬姐找我會面,談到劇本裡父女感情的戲時她就哭了,後來覺得這是大絕招(笑)。發覺導演對這劇本好深刻。可能因為一直以來,我在情感上面的表現還不是很有把握,但我享受在那詮釋裡面,也沒有太大的設想。

片子上映之前都還沒看到電影,直到預告出來或是一些電影素材出來,還是有點看不太懂。直到二月一日辦了萬人首映,當時自己看了很過癮,整個呈現的質感讓我覺得很誠懇。除了票房,過年期間去誠品買了一些書,兩位媽媽衝過來問我是郭采潔嗎?她們和我說過去這一年來沒有像這兩個小時笑得這麼開心了。所以我覺得,這部片最特別的是讓很久沒進戲院的人進去了。

IMGP5246

塗:電影節會播放新片《意外的戀愛時光》,還有最近在大陸上映的《小時代》,由於這兩部片而到中國拍電影,都必須面臨到一些問題。做為土生土長的演員,有機會演了跨國合作的電影,有沒有到對岸拍戲的期待,以及觀察到的現象有甚麼不同?

郭:演員部分最常被拿來做區隔的是,他們可以哭的很精準,但我們是從劇本裡的情節去做思考。我覺得要把眼界打開,像前幾天看青年論壇 發覺有時候我們在我們的島上看著自己的腳,實際上卻不是立足點的問題。從去年九月到今年三、四月都在內地拍片。文化隔閡是歷史上的成見,我很鼓勵身邊的朋友走出去,看看他們真的已經和過去不同了。《小時代》是內地的資金,攝影或副導還是重要職位等等都來自台灣。他們的關係比較是指使的方式,而我們用的是會尊重的方式。感覺到的是一種不同的回饋,雖然技術面還是欠缺,但我們會埋頭苦幹向前衝,一樣可以找到很穩的立足點。

IMGP5130

塗:簡單講一下,這兩部電影的角色,如何吸引你去接?

郭:《意外的戀愛時光》是講北挑女孩的故事,我飾演一位到北京生活三年的女孩,在事業上面很幹練,但在愛情上卻時常跌倒。後來發現原來幸福只是,男生想讓女朋友隔天睡到自然醒,準備好早餐等著他。在這部電影之前的角色都比我年輕,這是第一次飾演符合我自己當下身分的戲。

《小時代》這部小說在內地火紅了五年,有三部。我沒有因為接到一個角色而害怕,當時很擔心沒有辦法進入這個角色。這部片最大的挑戰是要讓人如何相信你就是他,如何將文字裡的個性演成人性。裡面的角色很像小S,成天想著怎樣酸別人(笑)。在演這部片之前,常聽人說「入戲太深」這件事,想著怎麼可能這麼矯情。但演完後發現,自己永遠不可能一直去演符合你自己的樣子,和你不一樣的才叫「演」。我平時給人的感覺很溫和,本身也不喜歡意見上面的衝突,常常很多時候在腦海沙盤推演了好幾遍才會說出去,因此很壓抑。這部片也是讓我花了很大力氣才鑽進去。

塗:請采潔聊聊,去柏林影展參展的經驗。

郭:踏入國際影展,是成為電影演員後一個很大的禮物。德國看展的年紀偏向中產階級,因為戲院都很遠,能夠看戲的人要有車而且年紀稍長。當地人比較拘謹,無論是刊物還是影展規劃,都讓我覺得原來跨出台灣是長這樣子。當時嚐到甜頭時,是有在放映會後演唱了《一頁台北》的中文主題曲。總之這個經驗是要大家多增加自己的英文能力,當用英文做會後分享時,會覺得自己很特別(笑)。

IMGP5260

塗:采潔是真的會在影展裡面看電影的觀眾,你要不要用觀眾的立場,分享一下看影展電影有甚麼刺激,和難忘的影展經驗?

郭:每一年的選片真的會有很多驚喜,包括之前看北影是在中山堂。當時觀察禮堂裡面的觀眾都很專注地看著電影,感覺這些人很享受,也很愛電影。印象深刻的是看了一部《誘惑醫生100招》(編註:2006年台北電影節參展片)覺得很有意思,當時很好奇這部片沒有被片商買走,難道就不值得被看嗎?

觀眾提問一:請問你在大學時有何收穫?

郭:大一就有很明確的路,包括我身邊的朋友,也是進入職場後又再回去念書。 當你是學生時,可能沒有辦法體會書本要給你的,就像你會好奇駕照到底對你以後幫助是甚麼?我覺得上大學學到最多的是上一些通識課程,像生活與科技這類。社工系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穫是治療我自己。

大學時最重要的是眼界要打開,交流或者是交換學生和營隊等都很好。學生時代壓力會比較小,比起進入職場以後還要再去學甚麼要來的好。我覺得興趣真的很重要,當你能夠很開心去工作,這工作就會不一樣。另外要交到好朋友,不要侷限在自己所學,同時去培養自己的興趣。

IMGP5312  

觀眾提問二:未來想挑戰甚麼角色,太入戲時該如何解決?

郭:慢慢演過很多角色,覺得「殺青」對一個演員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告訴自己殺青隔天醒來就不是戲中的這個人了。之前訪問也有提到,若現在沒有進入演藝圈,我應該是個無聊的人。入戲太深的時候,我要做一個很好殺青的結束。未來要挑戰的角色,我想可以嘗試看看古裝戲。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