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6/30(日)16:2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Shirili Deshe Paula(演員)
紀錄:林仕晉 / 攝影:吳尚哲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綁架練習曲》是我在柏林影展所選到的電影,今天來到現場的是電影的女演員,我們熱烈掌聲歡迎Shirili Deshe Paula。(全場觀眾掌聲),一開始讓她跟觀眾打招呼,介紹一下她自己。

Shirili:大家好,我的名字是Shirili,我演電影裡母親這個角色。我盡我所能代表導演Tom來回答觀眾問題,希望大家會喜歡這部片。

映後Q&A

Q1(主持人):第一個問題,當初導演或是製片是如何跟你談這部電影與這個角色,讓妳願意接下這次演出?

A1(Shirili):我想當初導演是在另一部電影看到我的演出,然後便邀請我到試鏡的現場,去參加試鏡;我去的時候,就已經跟這兩位兄弟一起試鏡了,因為導演想看看,我是不是有像他們的母親。事實上我已經是三個小孩的媽媽,只是我的小孩年紀還沒有這麼大,我的三個小孩分別是六歲、九歲跟十一歲。不過當然因為在以色列,大家都是要從軍的(不分性別),所以對我們來說,在街上看到的年輕人很多都正在當兵,所以我也會感同身受自己是他們這對兄弟的母親。

Q2(主持人):那可以請她多談一點,導演所安排的這個家庭,在電影故事中的兩、三天,發生很多複雜的事情;如何跟戲裡的這兩個孩子還培養感情、默契,然後演出戲中其實非常重要的母親角色 。

A2(Shirili): 大家可以看到這部片所拍攝的這棟公寓算是不大的電影場景,所以一方面身在其中,我們演員之間感覺都滿親密的;可是另一方面,在裡面演出也可以感受到被壓迫在小環境裡,想要找尋解脫、出口的感覺,還有那份窒息的感覺。對我來說,我跟其他演員都是盡力的不去談這個問題,是比較壓抑的;我們會這麼做是因為以色列的政治現實上、一般的生活上,我們很多問題都會避而不談,比較壓抑自己的情緒。大家可以發現,其實這是一部蠻讓人難過的電影;像是父親這個角色是一點一滴在跟他的生命、他的家人道別。裡面的角色都有察覺到問題,但卻始終選擇逃避;例如說在晚餐的場景,母親其實有發現到小孩反應有些奇怪,但是又是逃避,而不是點破並說出來。對我來講,演出這樣的角色並沒有特別困難;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位屬於中產階級的母親,做為一個母親,我們常常不碰觸類似的問題,因為在小孩的面前,總是希望能呈現平和、美好的印象,如果嘗試點破,反而好像一切都會崩解、毀壞一般。所以演出這個角色並不困難。

Q3(觀眾):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拍攝過程中總共花了多少時間? 第二個問題是剛才提到妳們對很多事情都避而不談,是不是因為以色列的國情,才會產生這種現象;另外手冊上所標是的影片國家,同時有德國和以色列,影片究竟是屬於哪個國家出品?謝謝。

A3(Shirili):拍攝這部電影花了一個月。這部片是以色列跟德國的合資片,有德國的製作方來參與整個製作過程;以色列本身的電影工業規模並不大,所以常需要向外尋求資金、與各國的合作機會。至於談到以色列的民族性,當然不是所有以色列人都是想維持表面的現狀,以色列的國際情勢相當艱難,一部分的人會選擇保持表面和平;可是另一部分的人則會比較激進,屬於行動派這種類型。像片中的兄弟就是傾向行動派的角色,他們有些視自己為動作電影中英雄的味道,要去做綁架一類的事情,但你會發現他們做法是如片中這般。

Q4(觀眾):我想請問電影中導演以安息日作為背景的用意是什麼?而這個日子對以色列的意義在哪?

策展人:這是一個我們台灣的觀眾比較無法去體會的問題。

A4(Shirili): 的確,安息日在電影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這個日子類似禮拜天,是 一週的第七天;神在這天會休息,而大家也都是不用工作的。劇情發生在禮拜五晚上,持續到禮拜六,正好是家人團聚的時間,成千上萬的軍人也在此時可以回家團聚。對於這個家庭,此時應該是最能發現家庭問題的時候;另外一方面,被綁架女孩的家人則是信奉東正教信徒,在安息日的同時是非常嚴格不可以接電話的;這種衝突便扮演如同喜劇般的設定,在這三天想要進行綁架計畫,可是被綁架的女孩,她的家人卻正好無法接電話。

我想跟大家分享以色列的生活情況,可能大家會很難想像。我昨天才來到台北,並沒有看到有人拿來福槍走在路上;進到影院裡,也沒有任何人檢查我的包包,這與我們在以色列的生活非常不同。如果大家可以了解到影片中的現況,就會了解片中這對兄弟,一個人拿這來福槍架著女孩走在馬路上,在以色列看到這樣的場景並不奇怪,因為對青年人來說,擁有槍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同時也會引以為傲,好像變成男人一般。我在搭乘火車上班途中,都會遇到帶著槍的大兵跟男人,我坐在椅子上可以感受到槍口正抵著我,對方並非有惡意,而是拿著槍難免會抵著我的腳。這是以色列人日常生活一部分,跟在台灣相當不一樣。   

  

 

Q5(觀眾):電影裡有碰觸到貧富差距的問題,想請問現在以色列這方面的狀況是怎麼樣?

A5(Shirili):我認為以色列跟很多資本主義國家的走向大同小異。就是富者越富,貧者越貧,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而也有很多中產階級慢慢開始變得比較窮,就是我們所說的新貧階級。他們開始失去房子,丟掉工作;就像爸爸這個角色,就代表這樣的中產階級。狀況目前是這樣,但兩年前開始有些中產階級走上街頭抗議,今年會有大選,希望情勢會有改變。

主持人:時間關係,再次以最熱烈的掌聲感謝女主角(觀眾掌聲)。如果各位觀眾喜歡這部電影,它之後還有一場映演,可以推薦朋友來看。謝謝大家(再次掌聲)。

 

  《綁架練習曲》Youth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其他放映場次:7/3 (三) 14:20 中山堂 (影人出席映後座談)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