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9347.jpg  
時間:2013/07/02
(二)19:2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下手大輔(導演)、大日方教史(
製片)、城戶愛莉(演員)、齊藤優(演員)、中泉英雄(演員)
紀錄:施佳吟 / 攝影:吳尚哲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今天是這次競賽片當中,陣容來的最完整的一群,謝謝他們。那麼先請各位跟大家打個招呼,介紹一下自己。

下手大輔(導演):大家好我是導演下手大輔,很高興大家今天來看這部片。我非常崇拜楊德昌導演,他也成為我拍這部片其中一個動機,所以這部片能在台灣放映,我真的覺得很榮幸也很開心。

大日方教史(製片):大家好,我是製片大日方,今天非常謝謝大家來看這部電影。

城戶愛莉:大家好(台語,全場鼓掌),我是城戶愛莉,今天能夠在這麼大的場地放映,然後大家在下雨天還趕來看這部片,我覺得非常開心也很榮幸,謝謝大家來看。

齊藤優:大家好(台語,笑),我是飾演得英斗的齊藤優,謝謝大家看到最後。

中泉英雄:我也來說「大家好(台語)」(全場笑)。

DSC_9102.jpg  DSC_9272.jpg  

映後Q&A

Q1(主持人):片中的三位主角從不認識到擁有微妙的默契,可否分享一下導演是如何創作出這樣的故事,以及三位演員如何培養默契?

A1

導演:這個劇本最大的主題是精神上的自由,而精神上的自由最好是用孤獨來詮釋,片中三個主演一開始都是很孤獨的,所以藉由他們的相遇產生的化學作用,演變成很奇妙的關係,然後才發現全新的自己。在片子雖然最後又各自回到孤獨一個人的關係,但是這之中已經產生不一樣的變化。

城戶愛莉:在導演的指導方面,導演一開始就讓我們看很多法國新浪潮的電影,我看的是路易馬盧(Louis Malle)導演的《地下鐵的莎姬》(Zazie Dans Le Metro)。

齊藤優:導演也有給我DVD,是芬蘭導演阿基郭利斯馬基(Aki Olavi Kaurismaki)的《愛是生死相許》(Jula,1999)導演也要求我用這部片做功課。

中泉英雄:第一次看劇本的時候,不太清楚導演想說什麼(笑),但是看了導演要我看的兩部電影後,再經過中間跟其他演員的磨合,才知道「噢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Q2(觀眾):因為導演喜歡楊徳昌,他常常能夠在平庸的角色中產生很大的力量,所以想請問導演如何在劇本上練習或運用這點?

A2(導演):關於這個部份,我在讓飾演英斗的齊藤優跟片中女友娜娜做功課時,給他們看的DVD是《獨立時代》跟《麻將》,畢竟楊德昌在九零年代可以說是最頂尖的導演,他的劇本結構非常縝密,雖然都是平淡的小人物,但幾乎是滴水不漏的編織整個劇情,而我最欣賞他的是,電影最後無論是不是主演,每個角色都會賦予其一個完整的結尾,所以我在寫的時候也有注意,一定要讓這三個角色有一個完整的結局,尤其是英斗跟女朋友最後打開門見到面的那場戲,其實就是參考《獨立時代》主角最後在電梯門打開,他父親問說「要不要去喝個咖啡?」那一幕戲。

Q3(觀眾):這部片讓我感受到村上春樹的孤獨感,請問導演是否也有受到村上春樹的影響?

A3(導演):我受到村上影響最深的,是他的第一部作品《聽風的歌》。

Q4(主持人):請問你們是怎麼找到這麼風光明媚的拍攝場地,還有那棟破舊的旅館?

Q4(導演):其實是製片大日方教史先生,他其實在日本跟很多大導演合作過,經過其他導演推薦才找到位於關東伊豆這個地方。另外在伊豆大島很奇特的是,那裡海邊的沙灘是黑色的,在日本很少有這樣的情形,所以這部片的英文名字Kuro,除了是女主角在片中的名字可蘿之外,也代表著海邊沙子是黑色的,強調是在那個地方發生的故事。

DSC_9177.jpg

Q5(觀眾):之前提到說因為楊德昌的影響,片中角色都會有明確結局,但片中後來出現的第四個人呢?雖然她不是主角,但想請問導演為何安排這樣一個沒有明確結局的角色?

A5(導演):最大的原因其實是,電影進行到那裡之後,片中三位主角其實已經發展出很友好的關係,那麼這時我需要另一個客觀的第三人、第四者,比如是在跳舞或是假裝打網球的時候,去表現、製造事件,來讓大家看出來他們三人感情已經變得很好。另一個理由就是,我在電影裡的視角,其實是跟故事中的世界拉得很遠,是站在很邊緣的角度去觀察電影裡所有事物,在這麼遠的距離之下,我需要一個人來扮演這個視角,那隻眼睛,來詮釋電影裡發生的事。

Q6(觀眾):片中的經紀人後來開始寫劇本,變得像編劇一樣;然後本來就有英斗這個攝影師的角色;女主角也從原本麵包店店員,後來想嘗試做女演員,想請問導演這樣安排角色的變化,有沒有什麼特殊意涵?

A6(導演):攝影師的部分是來自於我自身的經驗,我之前曾在做過時尚攝影師;讓角色變成編劇則是因為我在寫劇本的時候碰到很多難關,所以想讓角色當我的代言人。最後女演員的部分,我自己是沒有想過要當女演員啦(笑),但是女主角、演員是電影很重要的元素,也是最能引起大家興趣的地方。

Q7(觀眾):兩男一女跟兩女一男的元素很常在電影中出現,而其中的情緒經常也很微妙,像片中有兩個晚上,其中一兩個主角,都有提著燈到海灘尋找另一人,但是卻找不到的情形,這是否象徵情慾上的得不到,或者是某種追尋呢?

A7(導演):今天跟台灣的觀眾一起看片,發現台灣觀眾的反應都很直接,看到幽默的地方就會直接笑出來,但是在日本放映的時候,日本觀眾完全不會有任何反應跟聲音。而日本男性原本在情感的表達上就比較隱晦、曖昧,雖然我不是這樣(笑),所以如果你在我的片中感受到這樣的東西,或許代表我這部電影反映了一些日本男性的現實。

Q8(主持人):可以看到片中有很多好玩的遊戲,請問這都是導演原本的安排嗎?還是其實也有三位演員即興發揮的部分?

A8

城戶愛莉:有一些是按劇本的,但更多是在現場玩得太開心,然後發展出來的。

DSC_9160.jpg  

齊藤優:有些是原本的設定,但很多情形是在彩排玩起來的時候,導演說這樣很有趣,那正式來的時候我們也試試這樣吧。

 

DSC_9461.jpg  DSC_9376.jpg  DSC_9366.jpg  

 

《仨小確幸》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其他放映場次:7/6 (六) 14:00 新光影城二廳 (影人出席映後座談)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