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257.jpg  
時間:2013/07/02(二)11:3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Gustav Dyekjar GIESE(演員)、Cristian Karlo Rolaand
記錄:林仕晉/攝影:吳佩儒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非常謝謝大家來看這場《毒派兄弟》的映演,比較後面觀眾可以往前坐。我們是不是熱烈歡迎兩位來到台灣的演員(觀眾鼓掌),一位是
GustavGustav Dyekjar GIESE飾演哥哥賈斯柏Casper),另外一位是CristianCristian Karlo Rolaand MOLLER飾演黑幫老大Bjorn)。(觀眾再次鼓掌)

Cristian:大家好,謝謝你們今天來看這部電影,希望大家喜歡。(掌聲)

Gustav:我的名字是Gustav,非常高興今天能來到這裡。(掌聲)

DSC_0176.jpg  


映後Q&A

Q1(主持人):想請兩位談一談,如何被導演、製片選為演員,來拍攝這部電影?

A1

Cristian:在導演(麥可諾埃Michael Noer)的前一部片《R》中,我擔任顧問的角色,而在這部片也擔任動作部份的顧問;另外也可能因為我在丹麥有些案底的緣故,導演才會邀我來參加演出(觀眾笑)

Gustav:認識導演是在幾年前的一次選角。當初我跟弟弟都有聽過這位導演的名字,我們到現場參加試鏡,因此認識他。

主持人:剛剛說到的《R》就是導演的前一部片,也曾在台北電影節參加過競賽,這次是他第二次參加這場競賽(國際青年導演競賽)。

Q2(主持人):可不可以談談在合作過程中,覺得Michael是怎麼樣的一位導演?

A2

Cristian:導演很注重電影呈現的真實感,在這方面有相當高的要求;儘管是拍攝劇情片,他仍然在乎演員是否流露真實情感,因此他不會要求演員照本宣科,依著劇本台詞演出。例如說,他會告訴演員從A地走到B地,但之間可以讓演員自由發揮,也因此可以抓到很多真實的人生情感,使得片中很多地方顯得自然,不像是演的。他不喜歡找很專業、富有經驗的演員,反而是希望讓演員自己去發揮。

Gustav:這是我首次參加電影演出,作為我的第一次演出,算是相當美好。就如同Cristian所說,導演常常僅是給我一個指示,就讓我自由發揮,然後得到他想要的效果。

DSC_0185.jpg  

Q3(主持人):想問Gustav,戲中飾演弟弟的演員正是你的親弟弟,兄弟一起演出這部電影,而且戲中有些不愉快、爭執的劇情;能不能談一談這種微妙的經驗?

A3(Gustav):其實有弟弟在演出的現場,對我來說幫助很大,因為他可以帶出我比較纖細的情感;畢竟我跟弟弟之間的真實情感,跟在電影中所強調的家庭概念、感覺,比較類似,所以我比較能發揮真實的情緒,有助於演出。

主持人:現在把提問的時間交給現場觀眾。針對這個影片,提出盡量是兩位演員可以回答的問題。

Q4(觀眾):剛才有提到導演給他們自由發揮的空間,有時候這反而更難做出詮釋。想請問這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A4(Cristian):只要劇本寫得夠好、夠完整,自由發揮對我來說是很容易的。劇本寫得好並不是指對話寫得詳細、清楚,而是將一場戲的地位、目的有完整的交代。只要知道這些,我可以告訴自己一場戲的重點,並且盡力針對這方面演出,反而比較不用顧及台詞,更能夠徹底發揮。例如說,像有場戲要教這對兄弟拳擊,我是有點類似父親的角色,教導他們如何成為男人,在街上使用暴力;但是當天正好下雨,我問導演這種情況下演出會不會不好?他說不會,或許可以請小弟在後面幫你撐傘。結果演出的效果還蠻不錯,導演很清楚自己要的畫面、感覺,並讓我們盡力發揮,如此就會有很好的結果。

DSC_0165.jpg  

Q5(觀眾):電影的結尾也是即興的過程嗎?還是有拍攝好幾個版本的結尾呢? 

A5

Gustav:本身這個劇本寫得很清楚,主角就是中槍身亡;實際上也有拍下中槍身亡這段情節,但剪接室中決定把這個橋段剪掉。 

Cristian:導演也喜歡這樣的效果,因為結尾變得比較開放,讓觀眾能夠思考;好萊塢的電影常會把一切都交代清楚,但開放式的結尾可以讓觀眾在電影結束後再去思考,主角是否有活下來呢?還是死掉了?我認為這樣的結尾比較好,因為這類黑槍事件,我們往往只能看到媒體批評、政府想要立法並將這些不良分子逮捕、關進監獄;但看過電影後我們會發現,其實有很多年輕人是被黑幫老大所控制。開放式結局比較能夠留給觀眾思考的空間。

Q6(觀眾):毒品的問題在丹麥的狀況如何?另外電影中他們被警察拘留,警察稍微了解他們的狀況後,明知罪犯在外會製造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為何警察不多做一些相關防治,而要釋放他們?

A6

Cristian:丹麥相對來說是個穩定的社會,但我認為在光鮮亮麗外表下,還是會有些黑暗的部分。例如說,目前很多青少年對找工作方面有些問題,有很多時間不知道要做什麼,毒品便有機會滲透進來;另外在丹麥有個潮流是,在結婚、生小孩、有家庭之前應該多做各種嘗試,有這樣的想法後,毒品也容易進到年輕人的生活,有市場就會有黑幫交易。

Gustav:丹麥司法的規定,沒有確切證據就不能將他們居留在警察局,只能放他走。

DSC_0182.jpg

Q7(觀眾):關於剛剛談到導演給了很多自由發揮的空間,想知道攝影部分如何配合?是演員盡量發揮,攝影的運鏡再去配合嗎?

A7

Gustav:這部片的攝影很厲害,能夠帶著攝影機上山下海參與拍攝過程,而且常不會讓你感受到他的存在,如同隱形人一般。所以在演出的發揮上,不會感到拘束;當然有些部分是經過詳細計畫,如兄弟躺在床上睡的鏡頭,就有先設計好;自由發揮多半是在動作的場面。

Cristian:因為使用數位拍攝,所以一開始就打算拍很多畫面,但又希望能用最少的場景拍攝,畢竟多一個場景就會多花一筆錢;因此選擇少用場景,大多跟著主角的移動進行拍攝,來得到大量的畫面可供剪接。攝影師與導演都是丹麥攝影學院出身,彼此相當熟悉,合作上也相當順利。攝影師的特色就是像隱形人,默默地記錄一切,不會讓人感受到他的存在。

DSC_0213.jpg  

Q8(觀眾):想請問兩位演員在演幫派電影之前,有沒有做什麼功課?除了多看幫派電影之外,要怎麼揣摩這類角色?

A8

Cristian:如果要把所有的「準備」都算進來,我可能得去坐牢(觀眾大笑)。我本身有一些案底,以及相關的背景,這些可以幫助我演出。演出時我有告訴男主角相關的資訊,幫助他演出,但更重要的是,選角的是去看演員身上的潛質,而不是改造一個演員,來表現堅強、耍狠的幫派角色。我們看到Gustav有個弟弟,也察覺到他纖細的特質,當他把這些要素帶到電影中來,觀眾便容易認同角色、認同情感。

Gustav:對我來說,準備就是實際到西北部(片名Northwest,故事設定在丹麥西北部)跟當地人互動、對話,熟悉當地的感覺。我與導演、弟弟三人,在片子拍攝之前,也有到當地住過幾晚、討論劇本,真正了解住在當地的感覺,這對我的演出幫助很大。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這個廳的Q&A時間要到這邊結束,是不是再次熱烈掌聲,感謝兩位演員遠道而來(觀眾掌聲)。這部電影之後還有一場,如果喜歡這部電影,趕快告訴你們的朋友。兩位也會再來到現場跟觀眾互動。謝謝大家,謝謝。(再次掌聲)

DSC_0264.jpg
  兩位影人非常親民的主動要求與影迷大合照

DSC_0277.jpg
DSC_0286.jpg   DSC_0303.jpg  DSC_0322.jpg
DSC_0363.jpg  

《毒派兄弟》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其他放映場次:7/6 (六) 15:50 中山堂 (影人出席映後座談)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