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6(六)16:30
地點:新光二廳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黃修平(導演)、顏卓靈(女主角)、Tommy Guns(男主角)、陳心遙(監製)
紀錄:林仕晉 / 攝影:蔡承歡 

影人致意

主持人:非常謝謝各位觀眾來看這場電影。今天現場來了非常多位來賓,趁我介紹來賓的時候,比較後面的觀眾可以往前坐;待會的時間將進行映後座談。首先先介紹黃修平導演(觀眾鼓掌);還有特別來到台灣的女主角,顏卓靈
Cherry(觀眾鼓掌);電影中非常搶戲的男演員Tommy(觀眾鼓掌);接著是監製兼編劇,陳心遙,(觀眾鼓掌)。是不是先依序跟觀眾打聲招呼,自我介紹並講幾句話。

黃修平:你們好,謝謝大家(掌聲)。 

顏卓靈:大家好,我是Cherry顏卓靈,謝謝你們來看我們的電影(掌聲)。

TommyHello, I’m Tommy.(哈囉,我是Tommy

陳心遙:大家好,我是陳心遙(掌聲)。 

   

映後Q&A

Q1(主持人):我想這部電影看完的心情一定是很開心的,電影節有很多電影很哀傷,這部電影夾在其中觀賞,是一個非常舒服的經驗。我想還是先問導演,我看過導演前面兩部作品,都是拍青春的議題;這次跟跳舞結合,同時出現了令我蠻驚訝的太極拳,講一下如何開始這個企畫,怎麼把跳舞、太極拳跟年輕人的事物融合?

A1(黃修平):其實這部電影已經籌備多年,大概是三、四年前的時候,我跟我的監製還很窮,還沒有公司。我們常需要找個地方來談我們的工作;我白天工作的地方是在香港理工大學,我們就隨意地找一個地方坐下來,談我們的工作。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看見一群舞者,在校園裡的空地跳舞;這應該是很平常的事情,他們是校內舞蹈相關社團的成員;但事實上我發現這些人之中,有來自五湖四海、各種背景的人。例如說,有很多跳街舞的人會來這裡跳舞,甚至是海外的舞者,來香港時也要來到此地,做些類似挑釁的舞蹈競技。後來我知道這群舞者受到校方打壓,沒有適當的地方排舞,只能隨便找地方練習,但竟也慢慢地廣為人知。我被他們的浪漫、熱情所感動,於是我決定拍部觀於跳舞的作品。我覺得跳舞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而那是種義無反顧的酷,到達了無法去懷疑的境界;因為故事情節所討論的是衝突,因此我開始思考酷的相反是什麼?那應該是古老的事物,於是我便想到太極。

Q2(主持人):好的,相當有趣。監製要不要說說看?其實關於跳舞的題材在香港電影中不算多。好萊塢拍了這麼多跳舞的片子,終於看到華語電影也有一部出現,很認真地拍攝出街舞這種充滿節奏感的特色,又加入很多中國元素;拍攝這部電影時會不會有壓力?在籌備與籌資的過程。

A2(陳心遙):其實剛才導演有說到,這部電影我們弄了四、五年,資金方面是有點困難,但在前年台灣的金馬創投會議,感謝台灣的朋友幫助,還有我現在的老闆,他願意冒險投資一部題材比較冷門的電影。然後我們找來很多香港有才華的舞蹈演員。我一直非常羨慕台灣有很多青春電影,這在香港真的不多,而創作電影無論是香港、台灣都不容易。

 

Q3(主持人):我剛才私底下有問Cherry,是不是已經學舞很久,她在電影中活脫脫地就如此地會跳舞;請講一下導演出了多少功課,還要跟許多練舞更久、更熟悉街舞的舞者工作,會不會有很大的壓力?

A3(顏卓靈):我並不是全職跳舞的人,只是從小學開始學習中國舞,就是片中的Rebecca所跳的舞(觀眾大笑)。然後中學時覺得中國舞很土,所以就開始學其它的東西,像是標準舞、社交舞,接著又學爵士舞。電影中的重點舞蹈是Hip-hop,跟爵士有很大的區別,因此我需要徹底地忘掉先前所學的東西,以便能學一種很具黑人風格的舞蹈。

主持人:花了多久的時間在先前準備的部分?

顏卓靈:我們花了兩個月,不斷地練舞,還有練習丟帽子(電影的橋段)。

主持人:其實我正想問這個問題,丟帽子很困難,但我們看到導演在這裡沒有運用剪接,我相信這是妳自己做到的。

顏卓靈:我NG很多次,原本不相信自己能做到,當初很沒有信心,拍的時候也是。可能害大家等了很久。 

主持人:不會的,我們看到表現得很精彩。電影中Cherry都穿得酷酷的,跟現在穿得這麼漂亮不太一樣。

Q4(主持人):然後我問一下Tommy,你能介紹一下自己嗎(因為來賓不會說中文,故用英文問答,在進行翻譯)?

A4(Tommy):我是在電影中扮演Stormy的演員,是在電影中激勵Cherry勇於追逐夢想的角色,很有趣的是我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一位講師,主持關於鼓勵人的講座,因此監製跟我談這部電影的時候,覺得角色跟自己現實生活很相關,因此馬上就答應了。

主持人:現在把握時間,將提問的機會交給觀眾。

 

 Q5(觀眾):看到這部電影我非常高興,三月的時候,它在香港電影節有出現,那時就非常想看,正好今年台北電影節有選到這部片。其實看到前面十分鐘的時候我有點緊張,心想電影的劇情是不是有些失準;但沒想到,電影後段很棒、情節也豐富。這是一部很棒的港片,因為我已經很久沒看過,不用內地演員,不用配音的香港電影。我想問的是,這部電影的攝影是鄭兆強先生,他是杜琪峰導演的班底。但我記得他的攝影風格不是《狂舞派》所展現的模樣,讓我看到一位不同的鄭兆強先生,導演為什麼會選擇他當攝影呢?

主持人:好的,很專業的問題。

A5(導演):其實我們沒有太多的人選可供挑選,最初是另外一位監製介紹他給我們的。於是我就跟他聊聊與杜琪峰導演的合作經驗,以及對鏡頭的看法,慢慢地開始覺得他是合適的人選,並沒有很快的決定與他合作。跟他一起拍戲的過程,我認真地覺得獲益良多,他的攝影追求的是基本功,而不是年輕攝影所喜歡拍攝的前景光、背光等技法。他講求影像的力量,而這正跟舞蹈的力度有相似之處。另外他的技術真的太棒了,沒有什麼困難是解決不了的。例如說有些場景我們拍不完,他可以在另外一個場地,用燈光的技術去配合,最後剪接出來竟然完全無法分辨之間的差異。

主持人:謝謝你問了這個我也很想問的問題。

Q6(觀眾):我想問的是Cherry,請問是怎麼揣摩小花鬼靈精怪的個性,是導演有指導,還是靠自己去意會?

A6(顏卓靈):阿花是個相當有傻勁的女孩,拍攝過程中,導演都會提醒我傻勁的部分。當初導演找我演出的時候,已經是面試過後兩年,而這兩年間,我已經有所改變。當初去試鏡,也是很有傻勁的,當時我就一直大喇喇地嚷著,我是Cherry 我喜歡演戲、跳舞,沒什麼顧忌;但兩年後我就不同了,有些事情顧慮太多,不像以前一樣。我飾演阿花就像是在找回原來的自己,本來我的夢想是當一個跳舞的人,可以開舞蹈教室來指導學生。我在這部電影中,找回當年的傻勁,也幻想阿花小時候以及在豆腐店工作的情態,再融合我跳中國舞的童年時光,她的人生便在我的腦袋中成形、完整。

 

Q7(觀眾):謝謝導演拍了這麼精彩的電影,我非常地喜歡。編劇部分很有創意跟幽默之外,我認為最大成功是在角色的挑選,阿花這個角色很適合,其他的角色既勵志又真實,能帶給觀眾震撼。而最後的舞蹈,有投影的呈現,也有加入拐杖的編排。不知道導演是在編劇時就已經發想,還是挑選適當演員之後,才創造這些橋段?就是想問關於前後設計之間的關係。

A7(黃修平):其實各種情況都有,有些是在編劇之初,就已經放入劇本,有些則是一邊發想、一邊收集很多不同的資料。例如劇本中Tommy飾演的這位殘障舞者Stormy,原先並不存在;後來我在查資料時,發現一些網路影片中,舞蹈競技的舞者,是殘疾人士;有什麼比失去一條腿卻仍舊從事舞蹈的人來激勵小花更有力量呢?因此便創造這個角色。最後找到Tommy,聯繫他很多次,才有幸能有他來飾演。我常覺得一個劇本有它自己的生命,會不斷地成長,很多靈感、元素會慢慢地出現。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廳內的映後座談必須到此結束。我們是不是先掌聲謝謝來到現場的來賓(觀眾掌聲)。

主持人:剛剛有一位觀眾說的很有道理,我們選這部電影一部分是因為電影好看,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現今已經很難看到一部純粹的香港電影,而沒有太多中國方面的影響;這部電影具有很強的在地活力,不管後來有沒有順利在台灣上映,電影節都應該要選這部片,它具有我們昔日所看到那些香港電影的色彩,又是如此特別的題材。另外也要告訴大家,這部電影在星期一還有一個場次,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告訴喜歡香港電影或是舞蹈的朋友。導演及演員還會來到現場跟大家聊天。謝謝大家,也謝謝四位(觀眾鼓掌)。

  

 

《狂舞派》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其他放映場次:7/8 (一) 14:00 新光二廳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