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6(六)19:3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李宋喜一(導演)
紀錄:劉又甄  / 攝影: 陳嬿守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我先代表台北電影節向大家致歉影片延遲一小時的事情,我們歡迎李宋喜一導演,請導演跟大家問好講幾句話。

導演:我有聽說延遲一個小時的事情,首先片子也不短,大家也待得很久,所以我很感謝。

   

映後Q&A

Q1(主持人)這三個短片是分開的劇情,我想請問創作時是完全分開的,還是在一起進行?

A1(導演)其實我現在是在準備一部今年要完成的新的電影,剛好前部作品跟現在這部作品中間有空閒的時間,所以是用空閒時間簡單拍攝完成的。首先,第一段《去年夏天,突然》其實是打工拍成的一部電影。既然有了第一部,我就想說乾脆再拍其他的故事,講兩個男人花六個小時走在路上的感覺,所以才有了接下來的兩部電影,用三篇把它弄在一起。

Q2(主持人)我想特別問一下《白夜》,比較長、走路走很久的那一段,那一段是一個蠻長的故事。其實它背後隱約講了一個過去發生了不好的事情,可是並沒有完全地說出來,可以請導演再解釋一點他想講的東西,跟這個過去的回憶嗎?

A2(導演)我沒有花篇幅講這個事件的原因,是因為那個事件在韓國本身是一件很有名的事件,所以我不需要再花長篇幅講那個事件。我很喜歡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一個小說,本來是想要改編成一個相關的作品,然後就在寫一個故事叫做《白夜》,寫到一半的時候剛好發生了那個事件。我本身在同志的全運運動進行了十五年的時間,居然還發生了同志被攻擊的事件,特別因為這是在韓國第一次發生這麼嚴重的攻擊,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衝擊,所以才會把它放到電影裡面去。

   

Q3(觀眾)導演非常擅長描繪同志在社會壓迫下的處境。我一直很好奇,從過去的作品《不後悔》到現在今天看到的這三齣作品,裡面都有很多威脅、或是伴侶之間的恐嚇、綁架的劇情,經常出現在導演的作品,留給閱聽人很多想像。我不知道在導演心裡這些綁架脅迫,在伴侶之間的互動意味著什麼?

Q3(導演)其實韓國的社會對同志團體有很大的壓力存在,重點是在那樣子的壓力之下會有很多痛苦在其中,比起拍浪漫愛情喜劇,對這方面的敘述會比較有感覺。我特別從韓國帶來一部我的作品送給第一個問問題的觀眾,你連我第一部《不後悔》的作品都看過了。

主持人後面提問的還是有禮物啦,導演有準備了簽名的卡片。

Q4(觀眾以韓文發問)首先非常感謝導演來到這裡,我是因為導演那部電影《不後悔》看了之後開始學韓文的。

主持人不要緊張慢慢講,你講不對也只有他們兩個聽得懂。(全場笑)

(觀眾以韓文發問)感謝導演拍了這麼多優秀的同志電影,導演是怎麼想出這些故事的大綱,故事的內容是怎麼構想出來的?

 

A4(導演)我平常在故事上就喜歡用實際發生的事情,不管是身邊的人也好,或者是電視上面看到的新聞也好,其實這三部短篇都是實際真正發生過的事情。《白夜》的事件在韓國是真實發生的,我有在玩twitter,在twitter上面看到有同志couple在聲援這個被打的couple的事情,我就想以當時被打的couple 的故事當作電影的背景,讓它延續出來。

Q5(觀眾)這三篇讓我覺得有個共同特色,好像裡面故意有一些細節可能是沒有交代清楚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時間太晚了,我看得不太專心。像第二段《白夜》我就覺得它好像是倒敘,開頭的時候其中一個男生好像是跛腳不良於行,可是到了結尾他的腳都還好好的,我想知道他的腳是到什麼時候不良於行的。

主持人跛腳的那個好像是另外一個男的,等一下讓導演回答。

(觀眾)第三篇《南行》他一直約好要去一個地方,但那個地方也沒有交代,以上兩個問題想請教導演。

A5(導演)剛才觀眾朋友有點搞混,《白夜》裡面有三個男人,第一個跟第三個是不一樣的人。其實在韓國也有觀眾以為這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常常會遇到這個狀況,我想說有這麼像嗎?其實是不同的人,這是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第二個部分,電影裡面並不是說,像我們今天在台北東區就說一起去西門町,並不是說真的約了去哪個地方,而是說可能是這個男主角心中抽象的存在,可能真的是哪邊,也可能是心目中的一個烏托邦,其實只是說想要一起去某個地方。在韓國這三個短片是分開來一起上映的,《南行》這部電影海報是兩個男人在海邊跑,電影名稱又是往南邊去,很多人看到這個海報還以為是北韓脫北者的故事。(全場笑)

       

 

《制服誘惑三合一》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其他放映場次:7/7 (日) 20:50 新光二廳 (影人出席映後座談)

                       7/17 (三) 11:00 新光二廳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