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7 () 11:0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蓓琳艾斯莫Pelin Esmer(導演)
紀錄:彭湘  /  攝影:柳紹屏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今年國際青年導演競賽有很多精采的、女導演的作品,《瞭望我的悲傷》就是其中一部,歡迎導演。

Pelin Esmer謝謝大家在星期天的早上來看我的電影,非常開心。很高興在這裡分享我的作品,謝謝台北電影節,台北市對我來說是非常美好的城市,我在這裡有非常愉快的經驗。這趟台北之旅之後,我對亞洲電影有不一樣的觀感,我覺得我可以更靠近亞洲電影裡頭呈現的人事物,也讓我對台灣電影更加貼近。

映後Q&A 

Q1(主持人):這部電影某方面呈現了土耳其女性在電影裡的處境,請先和大家分享這部片的創作源頭?

A1Pelin Esmer):對我來說我創作這部電影的靈感主要來自於所謂的罪惡感,並不是特別要去呈現一個社會議題,雖然社會議題也很重要,它也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之中,但我更想呈現一個人的罪惡感、跟他如何看待自己的良知和良心。

Q2(主持人):請問片中的拍攝地點,也就是那個瞭望台,那是在土耳其的哪裡?男主角的在瞭望台當守衛的工作在土耳其是很普遍的嗎?

A2Pelin Esmer):策展人如果對瞭望台這個工作特別有興趣,之後有機會到土耳其我很歡迎你來,我可以帶你去參觀。這個地方它在土耳其的西北方,那個地方有很多的森林。我是兩年前看報紙才知道有這樣的工作,這個地區有很多的瞭望台,他們工作等於是監督這些森林。

  

(本題牽涉關鍵劇情內容)

Q3(觀眾)請問片中最後男女主角在大雷雨之中的戲,有沒有甚麼特殊設計的意涵。我們都知道雷雨的戲很難處理,為何選擇以雷雨的方式表現?

A3Pelin Esmer):拍攝這場雷雨戲,首先我自己喜歡挑戰,因為要在這樣的天氣條件下拍攝並不容易。基本上我在寫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場戲,我也一直覺得最後就是應該發生在雷雨交加的時刻。我們可以看到最後兩個主角在追逐奔跑,互相爭吵、爭執,一方面我希望用這個場景讓這兩個角色是平等的。因為譬如說是設定在瞭望台,因為那是男主角的住處,會讓人覺得那就是屬於男主角的地盤,女主角會顯得比較弱勢,如果是在女主角家,狀況就會反過來了。另外,我希望在大自然的空間拍攝這場戲,也是想呈現大自然的力量凌駕在他們兩人之上,以在雷雨交加來呈現兩人的角力是屈服於在大自然之下的。

Q4(觀眾)我有看過您的第一部作品《遺失的第十一冊書》,主要講的是一個老人以及都市更新的問題,而這一部片主要是講土耳其人無出可去的一種悲傷,我覺得都非常的伊斯坦堡。想請問導演的下一部作品,仍然會是想去呈現土耳其的社會狀況嗎?還是會想要呈現跟其他國家的互動,因為我發現這兩部作品好像都有外資?

   

A4Pelin Esmer):我想要強調我的電影並不是比較社會議題的電影,是有關於男人、女人,或者是老人,我不覺得這些題材僅侷限於土耳其,就像是台北也有都更的問題,所以這其實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遺失的第十一冊書》這部片我不只是講都更的問題,我比較注重的另外一點是一個時間的概念,就是講這個老人他蒐集時間,他如何去看待他的收藏品,對我來說都是關於人性或全人類的一個議題。至於《瞭望我的悲傷》這部片子我想講得不只是亂倫或者強暴,而且像是亂倫這樣的問題也我不只是在土耳其發生,他有可能發生於全世界任何地方,而這部片我尤其還是在講人性與罪惡感的探討。

Q5(觀眾)導演自己也有開公司、擔任製片,想請問導演您最喜歡擔任的角色?記錄片或劇情片又比較喜歡拍攝哪一種?

A5Pelin Esmer):我最喜歡的是當然還是當導演,但我想要拍自己的片子,我也必須要參與一些製作的工作,因為我還是要生活。所以就自己開了公司,也不會只擔任導演的角色。因為想要做自己的電影,這樣的情況下我就必須要有自己的公司,這個公司是我跟我的兄弟和一位同事合開的。而劇情片或記錄片我都非常喜歡,對我來說他們也是不可分的。我拍過一個記錄片,是在講一群女人他們到了山上,想要寫關於他們自己的一個舞台劇。拍紀錄片讓我覺得我自己是拍片過程的一部分,我可以非常深入的參與。劇情片的部分,因為我很喜歡寫故事,而角色都是從零開始,我所創造的角色在片子拍出來之後可以看到他成行,這是讓我很有成就感的地方。未來我不會去特別想要往哪邊發展,至於要用哪個形式呈現我的作品,我覺得還是要看主題為何。

 

Q6(觀眾)我很好奇生小孩這場戲,這場戲的時候是如何拍攝的?

A6Pelin Esmer):首先這部片的女主角沒有生產的經驗,她還不是個母親。她主要是先請教了她一個朋友媽媽,有在家生產的經驗。其實我們在都市生活久了會覺得好像生產是很困難的過程,但在鄉下地方女人生產是很自然的。而劇中那個嬰兒的真正的媽媽剛好就是一位助產師,在我拍攝這場戲的時候,這位助產師也幫我很多忙,我很幸運有一個專業顧問在身邊!

Q7(觀眾)關於女主角在外面洗澡的戲,她看自己的身體也是想要呈現對自己的罪惡感嗎?

A7Pelin Esmer):洗澡這場戲,並不是只有要呈現罪惡感,我想要表現這件事發生之後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不管是有形或無形的痕跡,像是她在看自己的身體,上面譬如留下生產之後的妊娠文,那就是有形的、一輩子都要跟著她的痕跡。另外,她在洗澡的時候男主角帶嬰兒進來,在那樣的情況下她是群身赤裸的,這也有很多意象我想要表現,可能一時也無法說給大家聽。我最主要的還是想表現這個一輩子都會跟在她身上的、揮之不去的傷痕。

主持人:導演帶了兩部很精采,她很喜歡台灣的觀眾,都很願意留下來聽映後座談、發問。有任何意見問題都可以再來找導演交流,她非常樂意!

     

《瞭望我的悲傷》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