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4 () 18:30
地點:新光二廳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杉野希妃 Kiki Sugino(製片/女主角)
紀錄:彭湘 / 攝影:朱書德

  電影《你家就是我家》+導演講堂,擔任女主角兼製片的杉野希妃(Kiki親自現身,連策展人塗翔文都說「這是史上發問最踴躍的講堂!」。在台灣的這幾天Kiki不僅擔任國青競賽評審,更肯定台北電影節是未來亞洲最有發展性的國際影展之一!親切的Kiki在講堂結束之後更堅持親手送禮物給發問影迷,一起來看看這場精彩的講堂Kiki跟大家分享了哪些她與電影的點點滴滴。

  進入問答之前,策展人塗翔文特別與大家分享今年為何選上杉野希妃成為焦點影人。「兩年前的東京影展曾幫Kiki做過一個小專題,非常有意思的是Kiki如此年輕就很確定同時往電影的幕前與幕後發展,並且堅持只做電影」。台北電影節今年透過放映多部由Kiki製作並演出的精采作品,將她介紹到台灣的同時,也讓台灣的年輕影人做為一個值得學習的參考對象。 

影人致意

 杉野希妃:非常感謝大家來。《你家就是我家》是我在2010年夏天拍攝的作品,已經是三年前的作品,對我來講也是我人生中滿大的一個轉機。這次很開心在台北電影節總共放映了我的七部作品,不知道大家看了幾部?其中有幾部可能會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的作品。其實這些電影一部接著一部拍,每拍完一部好像就帶給我下個演出機會。我透過電影遇到許多非常不同的工作人員,也是讓我走到今天一個很大的動力。我覺得台北電影節真的是在亞洲是未來最具有發展性的國際影展,非常高興策展人邀請我參加。我也有很多從事電影工作的朋友,希望可以把這邊的訊息傳到日本,讓更多日本影人也有機會來參與台北電影節這樣的盛會。

映後Q&A

Q1(主持人):Kiki來說甚麼時候開始確定她對電影的著迷跟喜好?又是怎麼進入演藝圈變成女演員?

A1(杉野希妃):一開始我是在國二加入戲劇社,但當時我對於電影並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在戲劇社有很多特別有趣、有個性的人,我加入戲劇社,一方面是因為想認識他們。那時我對電影開始有一些認識,而且當時我很想加入日本很有名的「寶塚歌劇團」。我的母親是一個嫁到日本的韓國人,她對我非常嚴格,要求我必須念到大學畢業,但這個歌劇團必須高中畢業就去參加,因此我當時不得以放棄進入歌劇團,不過大學之後我仍沒有放棄成為女演員的夢想。為什麼我對電影有興趣,主要是因為我父親對電影熱愛,他也一度想成為導演,更推薦我看很多經典電影。

Q2(主持人):Kiki是在2010開始轉做製片人。在日本或全世界的演藝圈做為一個新出來的女演員,可以這麼堅持只演電影很不容易,她不但堅持這件事,也很快決定也做幕後。請問是怎麼樣的勇氣或契機讓Kiki決定也當製片人,而非在螢光幕前追求更多名氣或賺更多的錢?

A2(杉野希妃):日本也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偶像劇我也想參與演出,但這些演出對演員的演技沒有太大進步,有時還有退步的現象。我希望我藉由參與電影的演出,可以磨練自己的演技。當然在8090年代日本也出現很多有名的戲劇及偶像劇,我一直希望將來我可以給我的小孩看我的作品,但我認為一個作品要延續一、兩百年都讓大家記得,我想只有電影可以達成,這是為何我一直如此堅持走在電影這條路上。我和另一位製作人,一同成立一間製作公司「Wa Entertainment」。我們2008成立到2010年才推出第一部作品,中間其實很多時間都是去拓展我們的人脈。事實上,我在2010年跟一位馬來西亞的女導演要合作一部電影,但非常可惜的是她突然腦中風猝逝,我們原本工作人員、演員都已經確定了,也預計是我的第一部製作作品,很遺憾沒有辦法完成。而這位女導演她在電影拍攝上得詮釋能力表現的非常優越,之後我經常是透過回想跟她一起工作的過程,來進行我的製作工作。她的過世讓我非常難過,當時我也曾覺得是不是上天要我放棄當製作人的路,但在原本籌拍這部片的過程之中,我也認識很多朋友,他們給了很多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Q3(主持人)Kiki如此年輕就準備當製作人,在日本這樣的事不常發生,也不容易。對她來說擔任製片的過程有甚麼面臨到的問題或挫折?另外,我們看到她最一開始是要跟馬來西亞導演合作,在跨國合作方面是刻意的策略,還是剛起步時不敢在日本直接做發展,所以從國外開始嘗試?

A3(杉野希妃):對我來講,我覺得電影幫我開啟一個新的世界,讓我跟世界接軌。最一開始會跟這麼多外國導演合作,主要是因為我的出身背景,我是日本人也是韓國人,同時我覺得自己就是亞洲人、世界的一份子,我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製作電影。

Q4(主持人):擔任製片並不是很容易,如果單純做女演員也許會容易許多,像台灣製片最常說的就是找錢最困難,那麼Kiki覺得最難或最辛苦的是在哪個層面?

A4(杉野希妃):單純當女演員的確會來得比較容易。我我覺得真的能發揮自己的才能,讓我發光發熱,擔任製作人會有比較多選擇。在做演員的時候我沒有辦法選擇要飾演怎麼樣的角色,或者挑選劇本,都是比較被動的狀態。我對於電影非常熱愛,我很希望能把我的熱情跟能量都發揮出來,因此選擇了製作人這樣的路。我也不是為了成為製片而成為製片,我主要是為了做自己喜歡的作品,也算是自然而然成為製片這樣得角色。

Q5(主持人)Kiki的作品幾乎都是自己製作自己演,但同時做演員跟製片有時候可能會有衝突,有沒有兩個角色衝突的類似經驗?要如何去做一個平衡?

A5(杉野希妃)也有人說過我做的事情非常矛盾,演員要用的是右腦,製片則是左腦。當我在站在製片人的立場時,我可以比較客觀的去看演員,而當演員得時候我也可以了解到原來製作一部電影的工作人員如此辛苦。其實我認為這有助於我站在不同角度去看待電影拍攝這件事,我覺得不會互相矛盾。當然,最辛苦的還是資金的籌措,我一開始也常被白眼「怎麼又是這個女演員」,但經過五六年大家也習慣我製片人的角色了。

(本題牽涉關鍵劇情內容)
Q6(觀眾):《菜鳥評審請指教》一片中,最後Kiki身體的裸露是為了回應中斷所說她在鏡頭前太聰明、太理性,還是有其他用意?這部片雖然是紀錄片,但這一段明顯得有攝影構圖,像刻意去做的。另外,被訪問的所有影人感覺比較真實、沒有特別打扮,反觀Kiki的衣著一直都很精緻,最後的裸露也很唯美,這是是否會模糊了記錄片的形式,反而變得像Kiki的個人寫真集?

A6(杉野希妃):這部片我想表現的是評審也是一個人,大家常常會覺得評審這件事是絕對不能更動的,但其實評審們也在煩惱、也在問電影到底是甚麼。在這部片中間我就是要去問這個問題:「其實評審也是一個人」。我有坐在這邊跟大家一起看自己的作品,其實我不覺得我在電影裡頭是非常美的,我也沒有要拍得像寫真集一樣,我主要還是跟想展現我做為一個人、人性的一面。

Q7(觀眾)《你家就是我家》這部片,有一段一群外國人搭著肩,跳舞跳到寧靜的社區裡是我最喜歡的鏡頭。主要想請Kiki談談日本人眼中外來者的形象?

A7(杉野希妃)在日本外國人還是有受到歧視的現象。我算是住在日本的韓國人,東京有一個地方「大久保」,經常會有反歧視的活動。此時就會有警察來維持秩序,但令人不解的是警察保護的是那些來反對這個反歧視活動的人。其實我覺得日本一直是很古老、不太開放的社會,一方面《你家就是我家》這部作品就是希望能夠去除這些歧視,讓日本變成一個更開放的社會。不過日本對台灣人比較友好,在日本有很多喜愛台灣的人,像311大地震台灣是最快援助日本的國家。

Q8(眾):演員會看自己喜歡演的角色,製片大多看的是執行面,或者會不會賣,那麼當妳在挑選劇本時,會從哪個角度看?

  

A8(野希妃):我會先依據劇本的腳本去做選擇,當然兩者都有看,有時是我在心中有想嘗試演出的角色,也有導演跟製作人給我的角色是我剛好想演的。最多時候,我考慮的是這個劇本是不是能被世界各地的大家都接受。

Q9(眾):《你家就是我家》的深田導演也很年輕,Kiki是不是比較喜歡跟年輕導演合作?

A9(杉野希妃):我跟深田導演合作之前看過他的另一個作品《東京人間喜劇》,我想這是世界各地都可以接受的作品。而我這次跟他合作,最早我看到的是他短篇的劇本。《你家就是我家》這部片他本來是要拍成短片的,但我覺得它很有趣,因此我就跟導演談是不是可以拍個有深度比較長的電影,所以就變成現在的版本。

Q10(眾):這次我看了三部Kiki的作品《若無其事的寧靜》、《大阪TWO兔》跟《你家就是我家》。我發現跟Kiki合作的導演跟劇本大多是是男性寫的,但呈現出來幾乎都是女性視角,跟妳擔任製片角色有沒有關係?另外這些作品大多都有關注社會邊緣,或者有社會主義的傾向在裡頭,妳是不是有意識的要做這個事情?

杉野希妃:我很好奇你覺得《大阪TWO兔》在哪邊有女性角度?

觀眾:我覺得它主要都是透過女主角的眼光去看事情的發生。

  

A10(野希妃):先分享一個《大阪TWO兔》拍成的故事。一開始我在大阪有個電影節的活動遇到這部片的導演,他本來預計要在這一整天就是要把這部片拍完。那天其實就是在311地震的隔天,女主角原本是一位韓國女演員,但因為飛機都停飛她沒辦法來日本拍攝,我因為在現場跟導演說了一翻話,結果女主角就變成我了(笑)。其實我原本以為自己只是一個臨演的角色,結果發現導演一直在拍我,我沒想到會取代那位女演員成為主角。這天我們在拍片時,我就和導演一邊拍一邊討論這部片要展現甚麼,因此我也覺得自己有一個責任在,就跟他說之後在日本的推行與行銷的活動都可以交給我。至於這位觀眾提到的女性視點,一方面我覺得這些導演多少都有一點女性主義的角度去作拍攝,我想這是為什麼妳會覺得作品比較偏女性。同時,我想去貶抑女性的導演,我也不會想要跟他合作。偏重關心社會邊緣的部分,其實我覺得每個人在某種層面上都是處於弱勢的,我覺得拍電影時就更要去站在一個弱勢的立場拍攝。

(本題牽涉關鍵劇情內容)
Q11(眾):《你家就是我家》我有兩個疑問。一開始片中提到屋子要被拆了,但後面卻沒有多做描述,不知道為什麼?以及片子一開始在找一隻鸚鵡,中間還有提到,但最後就直接買了一隻新的,想知道之中的寓意或意象?

 A11(野希妃):我想這部片除了要說外國人這個部分,還有就是流浪漢的問題。片子前面大家有討論要把流浪漢趕出這個地區,這是其中一個我們想要表現這件事情的方式。另外一個主題是找鸚鵡的部分,我們經常認為一開始擁有的才是真實的,後來的則是是虛偽、不好的,主要是要破除這樣的觀念。

 Q12(觀眾):我現在是廣電系的學生,經常會有一些學生製作,在找資金、演員方面非常困難,妳有沒有甚麼建議或鼓勵能與新人分享?

 

A12(杉野希妃):我覺得拍片最重要的是一直堅持下去!妳在過程中會有很多反對妳的人,我都會把反對的聲音化成自己的力量,證明給大家看,這樣最後才能復仇成功!(笑)。另外,我覺得要很真誠的面對、接觸每個人,我非常珍惜跟電影工作人員的認識與相遇,鼓勵大家也要去珍惜每個跟自己工作的夥伴。

Q13(觀眾):《你家就是我家》Kiki飾演的妻子與丈夫小林先生關係有些微妙,好像有一段故事但沒有清楚交代,可能不會有一個標準答案,但想問看看這一段是不是原本是有甚麼樣的設定?

A13(杉野希妃):關於這兩個人的夫妻關係,原本劇本的前三十分鐘打算要去做一個著墨,但我們討論之後還是決定留白,主要還是讓觀眾留一個自己的想像與詮釋空間。

Q14(觀眾):妳跟這麼多國的電影工作者合作,有沒有最喜歡的台灣導演或演員,未來希望能與他們合作?

A14(野希妃):很多人我都希望有合作。我非常喜歡的台灣導演有楊德昌跟侯孝賢,近期的像是《九降風》的導演林書宇,拍攝《一年之初》、《陽陽》的導演鄭有傑。

主持人:這幾天在台灣除了擔任評審工作,其實Kiki也花了很多時間約了一些台灣影人,像剛剛提到的鄭有傑,有跟他們連絡過,大家可以期待一下也許將來也有機會合作。

Q15(觀眾):《你家就是我家》Kagawa桑的出現是不是也算是讓大家壓抑的情緒可以得到釋放?

A15(杉野希妃):其實這部片在五十多個過家上映過,大家對Kagawa桑有很多不一樣的解讀,我也認為這是非常有意思的角色,有的人會覺得他是惡魔,不過像我父親那個的年紀,他就覺得他是天使,所以每個人的詮釋都不同,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詮釋。  

(本題牽涉關鍵劇情內容)
Q16(觀眾):《你家就是我家》中小林夫婦對逐漸發展的狀況感到不太舒服,但他們並沒有採取太多動作去面對此狀況,想請問類似情況若發生在杉野小姐自己身上,妳會採取甚麼樣的態度?

A16(杉野希妃):如果我遇到我先生外遇我一開始甚麼都會不說,我會當作一個把柄,等到有需要的時候再拿出來講(全場笑)。但基本上遇到劇中的狀況,如果有不舒服我都會說出來。

Q17(觀眾):《你家就是我家》有與青年團合作,我看到上次看到青年團這個東西是在《完全演劇手冊》,想問您跟這個劇團合作的契機為何?

A17(杉野希妃):拍這部電影的導演深田晃司他就是屬於青年團的團員,這個劇團比較不一樣的是它非常注重自然演出,不像其他劇團相對強調在舞台上動作比較大、比較誇張。因為深田同時也有電影導演的身分,我們希望這個電影也可以呈現青年團的風格,所以有用了一些劇團的成員。而且,其實除了我以外的主要演員大部份都來自於青年團,我們拍攝也有一部分的資金是從青年團來的,藉這個機會把青年團介紹給大家。

主持人:為了能在這場講堂讓大家能易起討論他的作品,Kiki的單元在今天這場之前幾乎都已播完。還剩下《若無其事的寧靜》在7/17中山堂有一場映演,這次做Kiki的單元,最早也是因為在釜山影展看了這部片,推薦大家把握最後機會去看!

       

《你家就是我家1.1》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