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9二)11:20
地點:新光二廳
主持人:胡延凱
出席:吳凱婷(《紙蓮花》導演)、Jessica(《紙蓮花》演員)、詹京霖(《狀況排除》導演)、蔡明修(《狀況排除》演員)、羅頌其(《Cleaner》導演)、黃柏瑋(《遺書》導演)
紀錄:鍾志均  / 攝影:陳嬿守

主持人:剛看了四部精彩短片,現在讓我們歡迎相關影人出席,歡迎《紙蓮花》吳凱婷、《紙蓮花》女主角Jessica、《狀況排除》導演詹京霖、演員蔡明修、高英軒、《cleaner》導演羅頌其以及《遺書》導演黃柏瑋。

《紙蓮花》導演吳凱婷到美國攻讀碩士,這是她的畢業製作。第二部《狀況排除》是九十九年度短片輔導金獲選作品,也是這次鹿特丹唯一獲選的台灣短片。目前導演正在籌拍第一部劇情長片,去年也獲得金馬創投的補助。羅頌其這部作品,也是九十九年度短片獲選,這是他的第一部劇情短片。《遺書》也是今年金穗獎入圍的作品。

映後Q&A

Q1(主持人):可否先請四部短片的導演簡單分享創作的想法和過程?

A1(吳凱婷):這是我在南加州大學的畢業作品,原本想來想去不知該拍甚麼,但對親子題材有興趣。剛好那時家裡發生了事情,遇到我奶奶過世。那禮拜全家都很混亂,因為奶奶沒交代後事,處理得有點隨興。我就把這些發生的事情紀錄下來,再加入一點戲劇元素而編成了這部作品。尋找演員的過程相當不容易,片中的爺爺奶奶都是素人演員。尤其奶奶很阿莎力,要她演生死的東西ok,沒問題。但後來又有點忌諱,於是花了一番心力說服她,中間當然也給了很多建議,

Jessica:在角色塑造上,我剛好也面臨失去了奶奶,拿到劇本時 覺得很感動

(詹京霖):恩,創作的想法,就是其實就是我沒有其他的事情做,只能做創作,沒甚麼特別的想法。跟我生存的環境有關,就是時間到了要繳出東西,要有作品出來,大概產出的原因是這樣子。

 
Q2(主持人):談談拍片時特別的經驗。

A2(蔡明修):我們導演真的是個怪咖,這部戲很多都沒有按照劇本來走,其實有很多場戲都是現場臨時加的。導演和演員互相商量溝通一下,看要怎麼拍才好。每個鏡頭都拍了好幾次,每次都不一樣。這部片我很佩服攝影師,大部分時間都在跑,沒有規則的跑。跟著我們也是蠻累的。拍這部片時很感謝我戲中的兒子高英軒,幾場賞巴掌的戲他都很配合我,大概打了十幾次吧。而且他其實不會講台語,是為了這片才學的,很謝謝各位今天的觀賞。

(高英軒):謝謝導演和蔡爸相信我,無論是片中打鬧,跑來跑去,甚至對自己父親使出不禮貌的手段等等,就是平常人生當中不會做的事情,但在電影裡一次完成。 但身為台灣人講台灣話,又可以打爸爸,可以被爸爸打(笑),玩得很開心,非常喜歡這部作品。蔡爸也相當辛苦,中間還受傷,但我相信辛苦是值得的。

(羅頌其):當初在寫劇本的時候,想說拍個類型片,而類型片可能不是從我身邊或生活出發,於是我直接虛構一個故事和角色到一個狀況。當初規劃的時候,劇本還做了很仔細的分鏡規劃。在這裡要感謝我們的團隊,因為實在是很專業。在我們分鏡做完之後,無論找錢、找演員,或動用所有的資源,所有的過程變成是要很精準的。
  時間上的關係,刪掉了一場戲,其他都照著分鏡走,後製也是照著分鏡在剪。這感覺很特別,因為這支短片幾乎都沒有多拍,當初攝影師強烈建議打散,但我還是回到原來最初的版本。感謝所有的工作人員,這是個很棒的經驗,做這作品之外一個很棒的過程,我相信那是會累積的。

(本題涉及劇情關鍵內容)Q3(主持人):當初為何要用戲中戲的結構去講這故事?

A3(黃柏瑋):原本只有一場,在寫作過程中,就想說要怎樣讓女高中生寫遺書。本來要她去自殺,但沒有成功。寫到有點卡住,到後面我把這種卡住的過程變成女作家的角色,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

Q4(主持人):談談你們片中演員的部分?

A4(黃柏瑋):那時寫劇本的時候,之前就有和張君明拍過片,用她的形象拍攝,加上她時間也ok。曾珮瑜的話,覺得很榮幸,很開心她可以來演我的短片。那時在談的時候,等於她是對我劇本第一個肯定。她平常不演學生作品,所以很開心有這個機會,過程中也給了我很多經驗,給我很多東西去選擇。

(吳凱婷):這部片有之前奶奶過世的經驗,家的話,本來在美國就有家,所以背景是符合的。我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去美國待了一陣子,但沒有久待,對那裏的華人社區有接觸,但是完全不太一樣的世界,現實中的Jessica是典型的ABC

Jessica:我父母是台灣人,但是是在美國生長,外婆家在淡水。

Q5(主持人):在Jessica互動的過程?

A5(吳凱婷):本來我就會問她對這角色的看法,會給她概略的想像,後來和她本人有些契合。

Jessica:這和我生活非常接近,所以我可以從生活中尋找很多靈感,細節自己去突發奇想。

Q6(主持人):美國有受過戲劇訓練?

A6Jessica:對,我在美國就是演員,我拍電影、電視劇,從小很喜歡演戲、唱歌、跳舞、彈琴,喜歡表演。

(詹京霖):《狀況排除》很多拍法都用紀錄片,而不是分鏡上去拍,很多場面會去協調。高英軒在抓爸爸的中間有很多的過程,私下聊很多,因為有些難度。我們雖然沒有很精確的分鏡,只有大略演員走位圖,和鏡位圖。攝影師和演員之間相配合,演員往哪裡走,攝影機也是緊緊跟著。
  因為我是一個非常不喜歡,恩,我的個性是,我會覺得說嚴格執行分鏡我會睡著。(笑)後來覺得很喜歡這次的方式,會有很多火花,蔡爸和高草(指高英軒)都是非常好的演員。溝通中都有很多不一樣的東西,結局也是和本來的不一樣。

(高英軒):現場很有趣,他們都很清楚現在要做甚麼,我也很清楚,沒有疑惑,就拍了。我們有先排練過,也有到現場。環境的關係有很多追逐動線,當天到現場都蠻清楚的,都覺得好像是畫完分鏡才拍的。

(詹京霖):先想個一兩套備案,因為前面太多程序沒辦法勘景,因為環境做了一些調整,但拍得時候挺有信心的。

(蔡明修):本來覺得導演的劇本(思索),他說要露屁股,只露一次。導演和副導演很會設計,到最後就變成三個了。(笑)拍這部片時,講實在話,拍了25年的戲,這次最刺激、最爽。因為裡面有很多我都希望是要來真的。好比被長官壓在牆壁,架著脖子、躲在廁所被抓,和他們商量,真的要躺在地上被拖出來,拍這部戲後兩個大腿都瘀青,還不小心被指甲叉到。有場戲拍了好幾個鏡頭都不大一樣。問我們為什麼要當演員 演員就是這樣。IMGP6247

Q7(主持人):《Cleaner》空中搖椅的一鏡到底,在執行上的困難度?

A7(羅頌其):攝影師本來要來這場映後座談,但今天沒辦法。這鏡頭當初我先和攝影師討論,執行性上可不可能。很希望用一個全知的觀點,建立一個心理上的高度感。建立後帶到一氣呵成,直接連結到角色的位置。但因不容易執行,所以在執行時,攝影師光那鏡頭,就要把很長的旋臂搬到大樓頂樓上,一共有十六層樓。
  本身除了水平移動外,還變成垂直的。當天天氣不好,拍得時候很擔心。五個take就花了一個早上。現場要很專業,演員也是stand by。鏡頭拍起來很不錯,算是蠻好的成績。百分之四十的背景都是合成的,所以在拍攝的時候 執行時就要很精準。

 《狀況排除》影片介紹

 《紙蓮花》影片介紹

 《Cleaner》影片介紹

 《遺書》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