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7/8 (一) 19:0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胡幼鳳(台北電影節總監)
出席:侯孝賢(導演)、梅芳(演員)、陳淑芳(演員)、游安順(演員)、楊麗音(助理導演)、陳懷恩(劇照師)
紀錄:彭湘 / 攝影:朱書德

  台北電影節「經典重現」單元《童年往事:數位修復版》世界首映,導演侯孝賢、主要演員梅芳、游安順、陳淑芳,以及因拍攝侯孝賢電影而結緣的楊麗音及陳懷恩夫婦特別以幕後工作人員身分出席,和觀眾一同回味台灣電影一段最風光的年代。導演侯孝賢雖無法與觀眾一同觀賞並參與映後座談,但也特別於開場時到場與觀眾打招呼! 

開場影人致意


侯孝賢:
大家晚安,和梅芳、陳淑芳,最早《尼羅河女兒》,之後《悲情城市》,都合作很久。以前每部電影都非常賣錢,之後碰到外國回來的一群,我們在台灣的有三個導演拍《兒子的大玩偶》,楊德昌他們拍《光陰的故事》,之後跟這些國外念電影回來的人合作,他們一開始很多理論,像是長鏡頭,一開始很緊張,覺得自己都聽不懂。

那我拍片最主要就是接觸現實生活,實際、寫實的。我們那個時候的電影還有一個時代意義,因為那時候還是戒嚴時代,限制非常大,但也是一個反動的時代。像是當年楊德昌拍《青梅竹馬》,那部是我投資也是我演,當時規定總統府前面不能騎機車,是非常威權的時代。但楊德昌就不管,給他拍下去,拍一趟回來沒有警察抓,之後又去拍一趟(笑)。所以在楊德昌的電影裡才可以看到總統府面前的景象,我們對威權的反抗,是從新電影慢慢開始,雖然在《悲情城市》之後就漸漸沒有了。

《童年往事》這個作品是我在念藝專的時候就開始做筆記了,有些以前拍的片子現在也有一點不敢看,所以待會我要逃之夭夭(笑)。

梅芳:非常榮幸能再來看數位版的《童年往事》,我和侯導演最少合作十部片以上的電影。謝謝他看得起我,讓我來演,跟侯導拍戲很愉快,謝謝侯導演的提攜。我們拍攝的時候很辛苦,大家看這部戲還不錯就知道,它發人省思,也很溫馨、貼心。

陳淑芳:我們這兩「芳」(指梅芳)經常被人搞錯,我都說再叫錯我就不參加了!我跟侯導一樣是國立藝專畢業,我們很早就一起拍過戲。合作過《風櫃來的人》、《戀戀風塵》、《悲情城市》不只十部片,雖然我陳淑芳的名字常常被忘記,但今天在這非常開心,胡總監打電話邀請我,我覺得很開心,也希望之後年輕朋友的製作可以把老傢伙再找出來,希望台灣電影慢慢的走上去!

游安順:我非常榮幸第一部電影作品就是參與這部《童年往事》,請大家細細品味。

楊麗音:我在《童年往事》是擔任負責道具的助理導演,拍完之後侯導就跟我說還是專心演戲好了(笑)。很高興經歷了台灣新電影,也經歷了一段台灣電影黑暗的時代,還好現在看見了曙光,希望這道曙光不是乍現!

陳懷恩:大家好,這我是《童年往事》的劇照。我的身分很奇怪,剛進入電影圈我是擔任場記。侯導的眼光很特別,他喜歡黑白的東西,讓我有這個機會拍攝劇照。劇照基本上是一個三不管的工作,拍片現場沒人會理你,而且以前底片很貴,我們就很省,拍個幾張就可以休息了,其實每天都滿閒的。因為這樣,我就有機會觀察到侯導拍片的方式,我之後也有當過侯導的攝影,他很願意聽我們的建議與想法的導演,雖然有沒有把侯導之後的作品搞砸我也不知道(笑)。

那個年代很特殊,現在我覺得文化部門的輔導政策對藝術電影的輔導太少了。前幾年我參與台北電影節的評審,我發現導演對觀眾喜好度很重視,品味都降低了。在我的印象中,新電影這些導演,他們的理想是要把電影創造成與我們文化息息相關的語言。電影就是文化的表徵,不是商業的東西可以取代的,希望文化部可以重視。現在看起來《童年往事》這部電影仍然非常動人,我們創造一個時代,我們又還原了一個時代。

映後 Q&A

Q1(主持人):《童年往事》名列「影史百大華語電影」第三名,勾起很多人的回憶,引起國內外許多的共鳴,這也是一部侯導演的半自傳電影,那麼在片中演出侯導的化身就是游安順,侯導應該和你講了不少他的故事,讓你來揣摩,是否先請游安順跟我們分享你演出這部戲的過程?

A1(游安順):其實剛好相反,侯導都沒有教我演戲,他完全在現場把我給孤立了!在拍這個戲的時候我常常猜不到他要甚麼,他就只會給我一個畫面或一個情境,然後讓我自由發揮。因為這部片是我第一次演出電影,都還不懂表演到底是甚麼,雖然我原本有待劇團,我在學校是學國劇、京劇,但演出電影是頭一遭,因此有些設定沒有辦法想要設定它成為甚麼樣子。

今天細細品味這部片還是覺得很好看,我都不曉得我那麼青澀,現在臀部的肉都已經開始下墜了(大笑)。

(主持人):那個時候還沒有新人獎,不然我相信你一定能拿下一個新人獎。

(游安順):其實整部戲在那個年代都已經非常輝煌,非常榮幸有沾到一些喜氣(笑)。

Q2主持人):《童年往事》好像是台灣第一次用這麼大量的客家語在電影中,剛剛最後字幕也有發現梅芳還擔任了配音指導,這部片的所有客語都是您來指導的嗎?

A2 (梅芳):對,我是客家人,田豐(片中飾演父親)是外省人,他不會講客家話。田豐的聲音我是另外找了廣播界的人幫他配。但是演祖母的唐如韞,我請她自己來配,我就在她後面捅她一下,她就自然叫出男主角小名「阿孝牯」、「阿孝牯」(全場笑)。

(主持人):就這樣得到最佳女配角。

(梅芳):對,我那時候就說妳自己來配音就會得獎,結果真的是得到最佳女配角。另外,我覺得再看一次這部片,它真的是發人省思,片子裡像是三輪車、我們演員的服裝、房子,都差不多是我們民國五十年代的回憶,我剛剛自己看了還一直流淚,這是一個時代的共同回憶,年輕人可能不曉得,但我們六十歲以上了就相當有感觸。謝謝大家。

Q3(主持人):大家可能有發現片中沒有看到陳淑芳出現?但剛剛看到字幕還是有,還是跟大家說明一下。

A3(陳淑芳):第一個可以看到這個是一個一條線下來的戲,我演出的是另外一家。

(游安順):就是我(男主角)在片中追的女生的家長,辛樹芬的媽媽。剛好那部分的底片大部分都受潮了,所以修復的不夠完整。

(陳淑芳):對,我演辛樹芬的媽媽,我們家的戲都修掉了。都沒有關係,至少看到我的名字,不管怎麼樣,以後的戲還是會有我,大家放心。如果還有這樣的(放映)機會,也希望你們一定要參與。

(游安順):麗音姊在這個片雖然當導演助理,但還是可以看到她在賣冰。

(楊麗音):陳懷恩也是有在裡面賣枝仔冰,我賣剉冰(全場笑)。我在這邊也爆個料,其實當初《童年往事》的片名有兩個候選,另一個選項是「懵懂少年」,但經過投票還是選擇了童年往事,所以當初你(游安順)在演的時候侯,導演還是很喜歡你懵懂的那一面。

(主持人):楊麗音在《冬冬的假期》裡飾演一個肖查某,也詮釋得很好。

(楊麗音):我記得梅阿姨當初為什麼一定要找唐阿姨(唐如韞)配音,因為她那時候滿口的假牙,拿掉以後講話會有一點「漏風」,找其它的配音員來都沒辦法配得像。我記得我們當時在配音的時候,梅阿姨全程盯著我們,片中我們要去製造一些雜音,如果大家認真聽的話,有很多雜音其實都是梅阿姨的聲音(笑)。

(陳淑芳):講到這個牙齒漏風,我跟大家爆料一下。我拍林正盛導演的《春花夢露》,就是需要把牙齒用掉,講話才可以有點漏風,那時候我自己和導演要求要把牙齒用掉,林導演就嚇了一跳,然後我真的就把我的牙齒拿掉三顆。要不要看一下?我現在可以給大家看看(陳淑芳將假牙拿下展示,全場鼓掌)。

(主持人):這真的是為藝術犧牲!

(陳淑芳):因為我們那時候拍(《春花夢露》)已經是同步音了,同步錄音的時候這個牙齒怎麼辦呢?沒有辦法講出那種味道。就為了這個戲我把牙齒去鋸斷了,之後就很多人罵我「怎麼那麼傻,牙齒是不會再長的啊!」,那林導演問我有甚麼要求,我說你把假牙裝給我就好。

(梅芳):來!讓我向妳一鞠躬!(梅芳向陳淑芬深深一鞠躬)

(陳淑芳):因為我是個演員,我不是個明星,我是戲癡演員,沒有關係,我一生就是為戲!我還講過一句話,我之前當評審的時候,問我還有甚麼願望,我說如果我下輩子還可以當人、當演員的話,我不想當台灣的演員,我寧願當比較落後國家的演員,那時候我說比如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但之後我想一想,我真的覺得台灣需要各位的支持,我們國片希望各位能夠多多支持,好不好?(全場掌聲)。

(梅芳):台灣有這麼棒的演員,真的需要大家的支持。因為拍電影需要很多的資金、有大家的支持,電影才能蓬勃發展。一部電影花很多錢拍出來到底是怎麼樣呢?大家都有目共睹,像是李安導演,他就是背後有很多資金能夠陪襯著他,讓他那麼多的電影能夠發光。希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謝謝大家!

(陳淑芳):別忘了回去告訴你的朋友,一定要支持國片!謝謝!

(主持人):現場看到幾位除了陳導演拍攝了《練習曲》之外,好像很多都走入電視圈。希望未來大家也能回到電影圈,為電影效力。

Q4主持人):請問楊麗音,這是你第一次作為幕後工作人員,好像也是唯一一次?

A4楊麗音):我從事電影幕後工作唯二兩部,一部是我自願的就是這個《童年往事》,一部《練習曲》是我非自願的(笑)。可是我剛剛也說過,我這次自願成為幕後工作人員的生涯,就被侯導的一句話給打住了,他說「妳還是回去演戲好了!」,因為我幕後工作做得不好(笑)。

(主持人):你當時擔任的是道具的助理,要呈現過去的時代背景不容易,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

(楊麗音):剛剛看到戲裡有一個剪開信封的戲,我們拍攝時好像只準備了兩個信封,可是每次演都是真的剪,剪到後來只好用糨糊再把它黏回去。要當侯導的幕後工作人員皮要繃緊一點。但當他的演員很幸福,導演不會限制你、給演員框架,也不會說誰一定要怎麼走,完全不會有局限,就讓演員很自在的在它的電影裡面活動。

Q5主持人):我們都聽說侯導是沒有劇本的,你們拍《童年往事》有先看到劇本嗎?

A5(梅芳):沒有,當時要拍的時候劇本才來。有一次我一拿到好長,因為馬上要拍了,我就趕快背、趕快背。

(陳淑芳):我記得拍是拍導演的《戲夢人生》吧,晚上李天祿要出來跟我們他的講故事時,林強演他,但他都不來聽。有一段很精采的戲,林強因為沒有做很好的準備,最後就沒了。

(游安順):我記得《童年往事》之後中影有出一個,類似劇本的東西,裡頭還有懷恩拍的劇照,它等於串起來就是整個故事,黃色的譯本,我家裡還留著,非常有紀念價值。它是整個可以看見戲劇、劇照,還有整個戲的拍攝,值得紀念。

Q6(主持人):再請陳導演分享一下拍這部片,擔任劇照師的過程。

A6陳懷恩):我想這部應該是算侯導早期的電影,我是在《兒子的大玩偶》這部片加入拍電影的行列,那是我第一次參與電影拍攝工作,也是因為參與那部片的拍攝認識我太太(楊麗音)。那時候國片的狀況還讓人滿憧憬的,電影都是有排檔期的,沒有之後有一段時間那麼慘烈。

剛剛梅阿姨講的配音的事情,那時候的電影都是是後配音居多,大家也聽到當時由梅芳擔任配音領班,這邊就和大家講侯導的一個創舉,其實台灣電影有同步錄音是從侯導開始。

最早根本不太可能讓一個演員當配音領班,甚至也不願意讓演員配音,所以侯導在這邊都是創舉。之後,他發現拍完之後再找來演員配音,還是會損失第一時間拍攝電影的情感,所以他開始嘗試做同步錄音(《悲情城市》為台灣首部同步錄音的電影),也在那時造就了現在的杜篤之大師。

我覺得《童年往事》算是讓侯導開啟,讓台灣電影真正走入同步錄音、電影有一個很好的投資的開始。首先,沒有一個導演會願意在技術上花那麼多資金。一個配音的工作大概是七到十天可以完成的東西,但是交給當時還不專業的配音領班梅芳阿姨,在配上一個不專業的侯孝賢,結果要用個一個月。要借錄音室不是那麼便宜,而且又有檔期的壓力,大部分的製片並不願意花太多錢在這上面,但侯導願意這麼做都是為了電影的真實。

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最早他覺得我可以當劇照,是因為我跟他合作了《小爸爸的天空》,所以我就加入了《童年往事》的團隊。但因為那時候,楊德昌導演的《青梅竹梅》,發現投資者突然離開,侯導不希望楊德昌這麼好的一個故事因此流產,他因此把天母的房子抵押掉來投資這部片。我當然不能說楊導有今年是拜侯導之賜,但侯導當時為了符合片中的那個角色,下戲之後又要擔心資金的問題,他臉上都是愁雲慘霧的。

那麼為什麼這部片楊麗音會來做助導,一方面是因為侯導在這裡用了大量劇場的朋友,除了像李屏賓這些固定的、傳統的一些技術人員。像片中也有出現一直被打的阿貓,就是這部片的場記(全場笑)。很多臨演的部分其實都是工作人員,還有片中很多客家話、叫囂的部分都是侯導自己配的。那時候,對我們這樣年輕的電影從業人員,很多都事被侯導帶出來的。我覺得那時的氣氛跟現在很不一樣,當然我不是說現在的不好,只是現在很多東西都太理所當然了,大家覺得技術門檻也比較容易,那我們那時候還是電影還很有票房的時代,當年拍片非常拮据,但我們做起來是非常快樂的。

Q7觀眾):演員們能不能和我們分享拍這部片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還有跟侯導一起工作和其他導演不同的地方?

A7(梅芳):和其他導演很不一樣的就是侯導沒有劇本,有時候也會感覺來了臨時加戲。所以拍他的戲真的要有腦力、要很認真,不過跟他拍戲很好玩,因為他讓妳自由發揮。像這部片裡頭有一些小演員,他也不教導或規定這些孩子要怎麼做,有時候就是偷拍,告訴你試一遍,不讓你知道他已經在拍。

(游安順):我參與這部戲的時候我常常在想我到底有沒有在演戲,因為侯導都要我們自然表現,很多都不可能再演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戲。像片中我一個人去嫖妓的戲,我站在外面抽菸,我點起第二個火柴才成功,然後抽到一半菸差點要滅掉,我還努力去救它。因為那時候導演沒喊卡,我也知道底片很貴不敢停下來,所以就是一個最真實的畫面,那個要再演一遍都沒辦法!

(李淑芳):有時候我問導演這要怎麼演?導演就回說「奇怪耶!妳跟我同一個學校妳不知道怎麼演,妳回去問老師。」,他就是這樣。我覺得演員能參與他的戲,就滿幸福的,會從中學到很多很多。

(楊麗音):我當侯導的演員是最幸福的啦。他不准燈光師打很多燈去檔住演員的走位,讓我們很自然的呈現,所以有時候很多人說你演得很好,其實你都不知道為什麼(笑)。
  像有時候導演會跟梅阿姨說沒有跟游安順說,譬如有一場戲,是梅阿姨突然要打游安順一巴掌,雖然後來剪掉了,但因為導演沒有讓游安順知道,那個演出的表情就很自然。

Q8(觀眾):這部片的男女主角之後的發展,是不是跟《戀戀風塵》有甚麼關係?

A8(陳懷恩):沒有,你誤會了。《戀戀風塵》那算是吳念真的童年往事。

Q9(觀眾):後來侯導在《10+10》拍的一個短片〈黃金之弦〉,講了一個女兒要出嫁,那也是梅芳阿姨演的。片中媽媽給女兒一些首飾,有沒有一個傳承的意味?還是只是一個導演經驗的分享。

A9(梅芳):要這樣想也是有可能,侯導演他可能比較念舊,老一輩的人都有比較有傳承的心情。

(陳懷恩):你會這樣想我想侯導也不會反對。但以我跟他以前合作的經驗,他現在有沒有改變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覺得侯導是一個崇尚自然的導演,他不會去定義他的電影有一個特別的意涵或要傳達甚麼意義,他也拒絕跟我談論這個,侯導是前所未有,我沒看過第二個像他這樣的導演。

我也曾經當過侯導的攝影,我們拍的東西被說很有風格,其實是因為燈都打錯位了(笑),因為拍攝時沒有人清楚這場戲會變成甚麼樣子,我們不知道演員會走到哪裡去,拍了之後侯導演說 OK 就 OK。

剛剛演員們都很謙虛,其實跟侯導拍片我們都處在一個迷離的狀態,演員其實都非常不安。但侯導不會給你壓力,到了現場以後他會跟演員閒聊,不過他從來不會把演員集合在一起說戲,這跟其他導演非常不一樣,我覺得沒有一個導演會這麼勇敢,尤其拍片是風險非常大的行業,這也是侯導演非常獨特的地方。但這個狀態困擾我非常多年,我以前都想侯導這樣總有一天會拍掛吧?結果他反而越拍越好。跟侯導拍片我真的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它的價值在於他絕對相信自然,他一定要看到的是真的東西。侯導他不預示的,但他會猜測。他會找到你演這個戲,在選角的時候他就知道你們碰在一起會有怎樣的火花,因為他知道梅阿姨的經驗,知道她一定做得到,也才會一次給她一段很長的劇本,一切也就是為了要確保他得到的每個鏡頭都是真實的。

後來會覺得有些戲不見了,這可能要問剪接師廖慶松,廖桑了。這些演員都是他的一時之選,不是因為戲不好而被剪掉,而是因為戲的節奏或結構。因為拍電影不會知道拍出來一定會有甚麼結果,他會容許這部電影在大家一起工作之後發酵出另外一個全新的東西,最後給予這個電影屬於它的整體面貌。

Q10(觀眾):男主角阿哈在母親過世哭得傷心,這部分是不是因為之前有一個浪蕩的生活,所以男主角有這樣的反應,這是侯導的設定嗎?

A10(游安順):那場戲滿有意思的,在拍那個戲時侯導將氛圍已經先安排好了。棺木都放好,梅芳阿姨也躺進去了,聖歌也已經開始唱,才讓我們演員進去,狀態都幫你安排好了,因此情緒自然而然的就來了,沒有特別安排。

(陳懷恩):其實這場戲男主角到底要哭不哭、要哭到甚麼程度,侯導也不會特別去告訴演員。對他來說,他把局都佈好了就會有這個結果。

(楊麗音):媽媽過世的這場戲再補充一下。拍那場戲的時候現場瀰漫著一股很低的氣壓,大家講話都很小聲,整個感覺都有了,在這樣的氛圍之下才有辦法拍出這場精采的戲。

Q11(觀眾):現場很多演員都跟楊德昌及侯孝賢導演都有合作過,想請問和兩個導演有甚麼樣不同的風格?

A11(梅芳):楊德昌是後來才進來影視圈的,他也受到了侯導的影響,侯導也會把演員推薦給楊德昌導。我拍了楊導的《海灘的一天》和《青梅竹馬》裡面飾演蔡琴的媽媽,楊導演會在旁邊蹲下來告訴你要怎麼樣、講細節給妳聽。侯導演的話你要了解他,他丟給我的東西,我知道他要的是甚麼。兩個導演的方法很不一樣。

(游安順):兩個人風格各有不同,就像有人喜歡喝星巴克,有人喜歡喝伯朗咖啡,這兩位都是好咖啡都值得大家細細去品味。

(陳淑芳):我從十九歲拍電影,就只有楊德昌導演把我的造型改了,堅持要我穿西裝、長褲,剪掉頭髮。

主持人:因為時間關係,現場結束後,如果大家還有很多問題想問演員們可以至場外交流,謝謝!

 

 《童年往事:數位修復版》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