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1 15:35
地點:新光一廳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許家豪(《華麗緣》製片)、林峻賢(《紅椅子》導演)、劉宇菁(《紅椅子》女主角)、錢翔(《我很好》導演)、張詩盈(《我很好》女主角)、盧彥中(《瘋顛狂書道館》導演)
紀錄:施佳吟/攝影:吳佩儒

映後Q&A 

Q1(主持人):用短片處理這樣的題材其實是很有挑戰性的,最後我們也看到跟張愛玲的研究有關,當初是怎麼開始這樣的計畫?

A1(許家豪):大家好,我是《華麗緣》的製片許家豪。大家可以看到片尾那張照片,是王禎和跟張愛玲的合照。張愛玲有來過台灣一次,是當時還是大學生的王楨和帶她來台灣遊歷,後來照的一張相。這段經歷有寫在她的《重訪邊城》裡。那我們看到這張照片,就好像看到海派文學跟鄉土文學的交叉點,所以導演進而發想了這樣的故事。

Q2(主持人):接下來請問《紅椅子》的導演。我們看到由兩個角色發展出的簡單的愛情故事,請導演分享一下創作的緣起?

A2(林峻賢):其實我沒有特別的創作動機。這部片是我們電影系有國際交流計畫,為期兩個禮拜,我們要到他們那邊拍一部片,其他時間就參觀當地的藝文機構;然後他們拍的時候我們會參與其製作,了解他們電影製作的面向。這部片基本上就是因為這個交流計畫而生。

主持人:那也請女主角跟大家個招呼,分享一下當初接到這個角色的心情?

劉宇菁:大家好,我是劉宇菁,飾演《紅椅子》裡的女主管。當初試戲試了兩三次,知道選中的時候很興奮。其實在拍的過程中比較辛苦,因為這部片算是學生製作,導演又是很要求的人,但是結果我覺得很棒。

Q3(主持人):接下來介紹的是《我很好》的導演錢翔,導演也是電影獎的常客。這部片是很貼近現實的作品,加入了很有意思的戲中戲,想請問為什麼想在這個很多女性都面臨的問題的題材中用這樣的手法?

A3(錢翔):這部片對我來說就是個實驗,有很多東西對拍片的人來說是禁忌,像是老生長談的故事,經典童話故事,跟兩種不同類型敘事的結合,這些太多人、太多大師做過了,但是變成一個禁忌之後我就想試試看,為什麼會變成禁忌,那做出來會是什麼?因為不犯錯就學不到東西,這個東西對我來講就是個實驗。

主持人:女主角也是大家熟悉的張詩盈,也是台北電影獎的得主。請詩盈談一下詮釋這個角色的挑戰,尤其是要同時飾演兩個角色。

張詩盈:大家好,我是張詩盈,是剛剛《我很好》裡的心如。這大概是第一次我在一個作品裡面,擔綱大部分的戲份,可以說是全壘打,因為幾乎每天的每一場戲我都要在場。這部戲的題材其實聽起來很一般,是身邊的朋友甚至自己,都可能有這樣的經歷,可是就是因為這個東西如此貼近真實,然後導演也希望這個東西可以走得更裡面。所以這個戲很多場景看似,但很多眼神跟小動作都是試了很多次,讓這些可以更touch每個人的心裡跟本身的經驗。所以很多場景跟鏡頭可能很短,但都是花了很多力氣跟精神完成的。因此這部片對我來說也是感觸很多的片。

主持人:導演很大膽的拍了很多妳上廁所或很多妳不見得是漂亮的畫面,想請問妳對此的心情,或是導演是如何跟妳溝通的?

張詩盈:首先我要承認我不是一個很重視美麗的人,所以我沒有很在乎我在台上或是影像中一定要很漂亮,但我覺得我們每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就是沒那麼美,就是不完美,這是真實的,我覺得這個比較重要。我在拍的時候其實比較注重角色的內心而非外表。

  

Q4(主持人):最後是紀錄片《瘋癲狂書道館》的導演,我想看完這部片子都一定要問一下導演,你是怎麼發現這位老師,然後為什麼決定用這樣的形式,以及為什麼拍這麼短?

A4(盧彥中):其實是因為我們整個劇組就是很瘋癲(笑),我們也不是科班出身,然後那個時候剛好是去投公視的觀點短片,那時的要求是13分鐘,那這次我們因應電影節才剪成19分鐘。那最初碰到他的時候,我想談什麼是藝術跟藝術家。我們現在去博物館、美術館,看到抽象的畫,這麼奇怪但可以賣很多錢,地位很高,就是好像藝術跟人的距離不是那麼近,所以套剛剛《華麗緣》製片提到的「鄉土文學」,我們其實就是想做某種鄉土文學,一種南部人的美學吧!那會發現他其實是因為我們的攝影師就是他的信徒之一。

(本題牽涉透露關鍵劇情)Q5(觀眾):想請教錢翔導演,整齣戲在真實跟舞台劇的穿插、演員的詮釋也很細膩,展現的真的很好。我想問從一開始鏡頭往上拍,有一個廁所的圖示,貫串全場,到最後要去找兒子之前也出現了一次,然後中間也拍了如廁的過程,想請問導演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用意?

A5(錢翔):哇,有人看見了。那麼其實放了很多東西,我剛剛說過這是個對我自己的實驗,有些東西是拍電影的人不太敢放的,例如圖像。還有很多隱含的意義,比說樓梯跟樓上樓下,這些東西其實拍電影很不好用,很好用但是容易用不好,對我來講這是個練習,怎麼把這些平常不敢用的元素一直放,讓它堆疊產生新的意義,那產生什麼意義,我想我沒有資格跟你們說。我想電影還是這樣,我拍完了,剩下就是你們的事了(笑),不負責任地說,如果你們看到什麼,那就是你們的。

主持人:我想導演一定有他自己的意圖,只是他比較希望觀眾自己去解讀。

Q6(觀眾):我想問最後紀錄片的主角,是不是20幾年做字畫但都沒有賣出去,那他靠什麼過活呢?

A6(盧彥中):他其實是公務人員,在納骨塔擔任清潔員,然後其實我們片子拍完不久後他就退休了。他的學生或者說信徒們,我不太想這樣說(笑),但大家都這麼覺得,其實都是各式各樣,有當地的角頭、退休軍人或高粱酒廠的試喝員。

主持人:所以他不是完全沒有收入的?

盧彥中:對,他有收入,只是他的作品不是用金錢衡量的。

Q7(主持人):這個片子叫《華麗緣》,卡司也很華麗,想請問製片是怎麼集合這些很棒的演員?

A7(許家豪):我想先補充一下,我們美麗的詩盈其實也有演出,是貢獻片中跟主角通話的報社主管的聲音。

當初這部片是有幾個大人們跟補助單位的贊助,才有這個機會集合到這些演員,比如說短片輔導金、新北市短片補助,還有張愛玲現在遺產執行人在大陸有一個研究計畫,他們也有出一些錢,最後是阿榮片廠的貴哥,他給了我們在美術上非常大的支持,所以我們才有些錢可以去請很好的演員。

第二的原因是,這部片的題材很特別,是講台語的張愛玲的片,不是上海話或是普通話,所以演員在看到劇本的時候都很興奮,演的時候也很開心,所以我們才能用比較低價錢(笑)。

主持人:還是有一些友情價。

許家豪:對,其實大家都很想演的,這是兩個比較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可以看到很多演電視或電影的演員都齊聚一堂,也可以看到不同語言的演出,是難得的機會。

Q8(主持人):想請問《紅椅子》的導演,為什麼把場景定在大賣場,這樣的設定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A8(林峻賢):其實最初故事的原型完全不是這樣,是一對情人,也是女大男小,因為某些原因要分開,但後來經過跟編劇的討論,故事才慢慢轉變成這樣,後來場景跟演員也都確定了,所以原本的元素就沒辦法更新了。

主持人:那家樂福有給你們贊助嗎?

林峻賢:沒有耶

主持人:那下次可以找他們贊助(笑)

Q9(觀眾):我想請問一下《華麗緣》有關場景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到全片似乎都沒有離開那間酒家,想請問這樣的設定有什麼原因嗎?還是只是經費比較不夠的關係?

A9(許家豪):我們其實有出一個外景,但因為導演最後覺得那個場景跟其他的都搭不起來,所以剪掉了,這個讓我非常困擾,因為我們要申請新北市的補助(笑),還好後來有申請到。這部片就是因為預算的關係才可以搭成這樣,其實是貴很多的,那時候是因為阿榮片廠的老闆貴哥願意大力支持,所以攝影師、美術跟燈光就很開心,拿起單子就開始不顧價錢的點菜(笑),所以真的是靠貴哥的幫忙才能完成。然後因為我們美術是王志成大哥,是侯導的班底,所以我們真的有使用到侯孝賢導演拍戲的道具,像是《海上花》的板凳。而且王志成大哥說,這大概是唯一一次,有導演把他所有準備的東西都拍到了。就是導演很認真,那時候跟攝影師在看場景的時候,因為準備太漂亮了,所以他每一個角度都要拍到。

Q10(主持人):那我最後問《瘋顛狂書道館》的導演,這位老師後來有沒有看過這部作品,你是怎麼說服他讓你拍的?

A10(盧彥中):他有看過,因為電視其實在201212 月就播過了,但是這個版本他還沒看過,他下星期一要來看。

主持人:那當初是怎麼說服他的?因為他其實很有想法的一個人,還是他其實很快就答應了?

盧彥中:就喝了很多酒,胃跟肝都很痛啊(笑),不過其實還好,可能是因為他也覺得很新鮮,想看這群年輕人要做什麼。我們也沒跟他說要怎麼拍,就是去倒那裡坐著,看他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但我剛剛其實發現一件事,就是我們這四部片排在一起,我們的好像也變成愛情片(笑)。

主持人:為什麼?

盧彥中:因為看到他太太生氣的臉,下星期一應該也要找他太太來看(笑)。

《短片-華麗緣》影片介紹 

《短片-紅椅子》影片介紹


《短片-我很好》影片介紹

《瘋顛狂書道館》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