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3 (六) 16:3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陳曉珮
出席:謝駿毅(導演)、黃璐(演員)
紀錄:邱宇晴 / 攝影: 吳尚哲

映後Q&A

Q1(主持人):這部片原本片名為《水餃幾兩》,所以想先請問導演有關這部片的創作動機,以及水餃對於這部片所有的意義? 

A1(謝駿毅):我在學校時就常跟我這部片的製片常討論一些有關兩岸之間的差異,像是政治上,或觀念上的文化差異等,我們覺得有些爭論滿有趣的,加上剛好兩年前台灣開放陸客自由行,所以就產生了一個大陸女生來台自由行的故事。至於水餃其實在片中扮演滿重要的象徵,像是它在片中一開始便點出兩岸的差異,最後則是男主角跟父親重新產生連結的一個物品。

Q2
(主持人)請問女主角黃璐小姐,這是妳第一次在台灣拍片嗎?

(黃璐):其實是第三次,一次是跟一位荷蘭的導演,另外一次是跟陳宏一導演拍的微電影。

(主持人):因為其實黃璐小姐在國際間已經和許多的獨立製片有合作過,所以想特別請問妳在台灣拍片跟在其他地方拍片,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

A2(黃璐):之前在歐洲拍片會想家,想念家鄉的食物什麼的,在台灣就完全不會,覺得吃的挺好的(笑),台灣人都滿好滿親切的。

 

Q3(觀眾):我想請問有關選角問題,導演是怎麼遇到兩位演員,是原本劇本設定就是如此,還是有根據演員性格再去調整?

A3
(謝駿毅)其實我跟黃璐原本就認識,因為她有演過我的攝影師的短片,當初我有去幫忙那部短片,所以我跟她2009年就在上海認識,我有這個idea後就直接跟她接洽,她自己也滿喜歡這個構想的,之後黃璐自己還有提供一些背景來當作我們劇本的參考。

黃璐:因為我爺爺是國民黨(全場笑),所以當初想說可以拍個來台灣找爺爺的故事,可是想想覺得如果沒找到爺爺的話還滿遺憾的,所以把它改成找初戀情人,想說就算找不到初戀情人也沒什麼關係。(全場笑)

謝駿毅男主角的話,我們是確定女主角黃璐之後才開始在台灣找男主角;我本身就滿喜歡張書豪的,因為有看過他之前的作品像是《有一天》和《轉山》,其實跟張書豪碰到面之後才發覺他本人的個性和銀幕上非常不一樣,他是個非常活潑、好動的大男孩,所以剛好很適合跟黃璐做搭配,兩人試戲的時候就覺得滿適合的。

Q4(主持人):我想順著這個部分繼續問下去,片中兩位男女主角有很多很精采的對手戲,請問他們的演出是照劇本走,或是即興?

A4
(謝駿毅)我的電影其實滿即興的,劇本本身雖然很完整,可是當場我會讓演員自由發揮,只要跟原本所要表達的東西一樣,我都會讓演員去自由發揮,所以片中很多都是演員們自由發揮出來的。

 

(黃璐):我們原本還發揮了更多,但是都被剪掉了。(全場笑)

Q5(觀眾):片中男主角的設定比較溫和,女主角的話就比較爽朗,請問是導演對於大陸人的印象就是如此,還是刻意想要表現出大陸女生跟台灣男生的對比?

A5(謝駿毅):這是故意設定的,這是大陸女生對於台灣男生,以及台灣男生對於大陸女生的刻板印象,我們一般好像都會認為大陸女生就是比較直爽、比較潑辣,台灣男生就比較溫和,說難聽點就是好像比較娘一點(笑),我想表達的是,我們看的時候最先看到的都是刻板印象,藉由整個電影的發展,我們才慢慢看到台灣男生也有他勇敢的一面,大陸女生也有她纖細的一面;人與人之間真的還是要相互了解後才會真的認識對方。

Q6(觀眾):請問在導演心中,女主角是如何給大陸的奶奶一個交代?因為電影中沒有演出來。

A6(謝駿毅):其實劇本裡是有的,我也有拍,只是後來被我剪掉了,因為其實奶奶要她來找人也不是她真的目的,而是希望她走出失戀的傷痛,所以有沒有找到人對她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黃璐有想要補充的嗎?

(黃璐):其實後面原本還有我們兩人各自回到我們的地方然後用Skype聯繫、還有當初我在北京跟前男友的回憶的片段…,都被剪掉了。(全場笑)

(謝駿毅)其實我覺得剪接的過程就是再重寫一次劇本,有些東西當初有寫也有拍,最後卻被我剪掉,是因為我覺得沒有那些東西會更好。

(黃璐):結果其實不是很重要,重點是在於兩人在相遇的過程中治癒彼此的傷痛,各自都有了新的人生開始。如果真要想結尾的話,那就…看續集吧。(全場笑)

(主持人):導演有這個打算嗎?

(謝駿毅)看票房。(全場笑)

Q7(觀眾):男主角和他爸爸最後那段談話,當爸爸給他錢,男主角回說我已經買得起鋼彈了,請問有什麼意義?

 

A7(謝駿毅):那邊原本是有拍男主角回憶他小時候就很愛玩鋼彈的部分,但後來剪接覺得不大有必要放進去,所以最後選擇給大家一個想像的空間。爸爸給他錢也不是真的要他去吃飯,我覺得那是亞洲的父親關心子女時常表現的一個動作。

Q8(觀眾):請問導演在拍片遇到最大的困難?

A8(謝駿毅):最大的困難應該是我們的拍攝時間非常緊張,整部片在台北市拍了22天,場景卻有四十幾個,有滿多客串的演員其實原本都有另外排舞台劇或拍片,我們根據他們的行程來安排拍片的進度,另外台灣的天氣又很不穩定,拍片時最大的壓力就是每天有一定要拍完的東西,有時拍到一半就突然下雨,又不能說收工改天再拍因為就會影響到整個進度,所以為了不讓進度落後,片中很多場景其實我們是撐傘拍完的,你們可能感覺不大出來。(笑)

(主持人):那請問資金呢?

(謝駿毅)資金就…借東借西。(全場笑)

 

(主持人):所以到時候這部片上映時希望大家都可以到戲院多多支持!

Q9(觀眾):請問片尾男女主角騎車講話那段,將片頭重複再演一次的意義是什麼?

A9(謝駿毅):那段對話其實是有特殊含意的,當兩人講到兩岸關係,女主角說「早點回歸不就得了嗎?你承認我說的是對的了吧」,男主角回說:「爸媽沒感情,勉強在一起對小孩子發展也不好」,這其實就是在講台灣跟大陸的處境,大家都分開這麼久了…這可以說我是用比較隱晦的方式來表達我的立場。(全場笑)

Q10(觀眾):特別想請問為什麼會設定男主角喜歡鋼彈,女主角主修雕塑呢?

A10(謝駿毅):因為我小時候也很喜歡鋼彈,剛好又想幫男主角設定一個比較宅男的形象,也不是說玩模型的男生都是宅男啦(笑),只是他比較專注在自己喜歡事情上;女主角的話,其實當初有設定她的背景,就是她的前男友是一個教藝術的老師,學雕塑的話也是讓她感覺力氣比較大,才可以欺負男主角(笑)。

主持人: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QA時間就到這邊,這部電影今年9/27會在戲院正式上映,喜歡的朋友們可以到時候再到戲院支持。

謝駿毅希望大家喜歡的話可以幫我們多多宣傳,到我們臉書按個讚!

 

 《對面的女孩殺過來》 Apolitical Romance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