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6(二)10:5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麥若愚
出席:劉思偉(監製)、王逸白(導演)、李維維(演員)、吳慷仁(演員)、黃志瑋(演員)、王逸詩(演員)、王逸飛(美術)
紀錄:劉又甄/攝影:吳尚哲


影人致意

主持人:非常感謝各位來看《微光閃亮第一個清晨》,對我來講這是很特別的電影,在描述男女情感、情慾,和人跟人關係的部分,跟一般的台灣電影不太一樣,比較貼近我們寫實的生活,是今年非常亮眼的一部電影。我們先請監製劉思偉跟大家說一下,思偉跟逸白是一對夫婦,這部電影的編劇導演是逸白,思偉負責監製音樂,也是很資深的音樂人。

 
劉思偉:謝謝大家今天來看《微光閃亮第一個清晨》,我做唱片做了二十幾年的流行音樂,這次是第一次跨足到電影圈當監製。我在電影圈學到很多東西,不管是做人做事、或是創作,這幾年來我跟逸白專心做這部片子,非常辛苦但也非常值得,不管是對人生任何階段的學習,或是創作上面累積的經驗,很高興跟王逸白合作。

主持人:王逸白在多年前就得過金穗獎、劇本獎,有很多獲獎經驗,我們請導演王逸白和大家說一下。

王逸白:謝謝大家早上看這部電影,我很開心,謝謝。

主持人:李維維,大家剛剛看到電影會發覺這是電影裡面非常強眼的亮點,要不要跟大家說一下話?

李維維:大家好我是李維維,在裡面演阿翹。

主持人:大家覺不覺得她在螢幕上很像王祖賢,又很會演戲。那吳慷仁是我們新生代的小生當中非常會演戲的一位,這部電影裡面同樣也非常精彩,我們請吳慷仁。

吳慷仁:大家好(台語),我是吳慷仁,飾演阿昇。

主持人:黃志瑋在這部電影裡面脫胎換骨,在情感、肢體,還有體型方面非常地有表現,還有屁股也很棒(全場笑),因為台灣要演到很漂亮的床戲是不容易的,志瑋要不要跟大家說一下?

黃志瑋:我壓力好大,大家好,我是露屁股的MOS,為什麼電影裡面只有我有露屁股(全場笑)。謝謝大家這麼早,我自己也很久沒看早場電影,大家辛苦了,謝謝。

主持人:還有兩位神秘嘉賓跟大家介紹一下,因為思偉跟逸白很多家裡的成員都是跟電影有關的,我們的美術設計是逸白的妹妹王逸飛做的,逸飛要不要跟大家說一些話?

王逸飛:大家好我是王逸飛,這部電影的美術跟服裝造型都是我做的,希望大家會喜歡。

主持人:我相信這部電影的造型、美術、服裝,大家看到的都是跟一般台灣電影不太一樣的片型。另外一位,大家剛剛在戲裡有沒有看到一個怒嗆小三的元配?
這是王逸白的另一個妹妹,王逸詩。

王逸詩:大家好我是王逸詩,其實我本人很溫柔,電影裡都是演戲的。

主持人:其實你光從逸詩的客串角色,能夠演到這種味道,就知道這部電影的表演是非常強的。我們現在把時間交給觀眾提問。

映後 Q&A

(觀眾觀影心得分享):我又來了,三月二十三號是第一次排第一號,麥大哥謝謝你支持微光。我想說好酷,加油!我在今天還能夠決定這個時間在這個地方出現,就表示我的人生表現還不錯,可以決定要不要去office上班。每天晚上在臉書上跟我博感情的就是三妹王逸詩小姐,我今天有盛裝打扮,九月十三號還會進院線。

主持人:那你要支持微光,分享給更多的好朋友。還有沒有問題?

Q1.(觀眾):我覺得劇情很特別,感覺很深刻,我很想知道是用什麼樣的動機去寫這個? 雖然表達地非常清楚,但又是很複雜的劇情,以前不曾感受過。另外這部片子的音樂非常感動我,我聽到非常多自然的聲音,像是水聲鳥聲等等,後來我聽到主題曲也非常好聽,我非常想知道是誰唱的。

 
A1(王逸白):這部片的愛情比較有別於這幾年來國片的小清新愛情,主要是因為裡面的人物年齡比較成熟,感情狀態非常錯綜複雜,這可能也是我三十歲之後對身邊朋友感情狀態的觀察,覺得大家好像都陷在一個狀態裡面出不來,希望藉由這部電影讓大家很深刻地看到痛苦跟無法面對的關係,然後最後可以醒過來,謝謝。

(劉思偉):主題曲是同恩唱的,同恩以前在豐華有出過幾張專輯,現在都在做一些商演的表演,唱片公司好像都沒有遷到合約,但是我非常滿意她在主題曲的表演,唱得非常好,我跟導演每次聽每次感動。這個片子的音樂,我跟導演一開始就計劃好想要做一種結合,把所有聲音變成一樣事情,而不是現場音歸現場音、音效歸音效、音樂歸音樂,我們有時候音效會帶進音樂,音樂又引出音效,甚至音樂、 音效、對白的節奏是完全在一起的,對我而言是蠻新的嘗試,國片裡面比較少人有做這件事,因為國片分工分比較細,很難把這些聲音統合在一起,變成一件事情來思考,我覺得蠻好玩的。

(主持人):這部電影不論是在內容或形式上都非常精緻。好孩子片商今天帶了一些CD,等一下提問的朋友會送你,如果在微光的臉書團按讚,我們也會把CD送給你。下面有沒有問題?

Q2.(觀眾):今天過生日,來這邊看一部好電影心情非常好。想請教導演跟演員, E在電影裡面佔了蠻大份量,為什麼會想要以這個東西為出發點去探討感情的部分?電影當中的角色除了吳慷仁先生是清醒之外(全場笑),其他人都用了這些東西,請問你們是怎麼揣摩因為用了這些東西而分不清感情的部分?

A2.(王逸白):愛無藥可救。人耽溺在感情裡面的狀態,對愛的癮頭就像嗑藥一樣無法自拔。這顆藥丸在服用狀態下會立刻產生親密感,它是化學的東西,親密感可以瞬間產生,但也可以很快消失。用這個東西去帶出電影裡面的角色,都是渴望愛又無法發自自然地去愛,也是刻劃現在都會人的狀態。我想裡面用藥最兇的是阿翹,阿翹怎麼揣摩這個角色?

 
(李維維):除了看了很多嗑藥的影片之外,我在現場有用酒,我覺得在嗑藥的狀態眼神非常重要,希望不要出來被大家罵說根本不是在嗑藥。雖然我在裡面嗑很多藥,但是其實我一直抓著的點是:我很想要愛情。因為藥讓我產生親密感,我在裡面是不是騙人的也沒人知道,其實我就是內心非常孤獨、需要愛、很任性的女生。

Q3.(觀眾):想請問導演,李維維所飾演的角色,在最後有從傷痛中走出來嗎?為什麼安排說謊的橋段?真的只是因為嗑藥的問題嗎?

A3.(王逸白):其實我的安排是,她是在跳樓被救起來的剎那有醒過來,在那之前都一直陷在惡夢裡面。最後有一個畫面是她一個人很孤單地在房間裡面掉眼淚,有去看精神科醫師治療自己。最後的Ending你直接認為他是說謊的,我覺得OK。我想要做的結果是,到底是誰在說謊?還是誰都沒有說謊?因為每個人都會站在自己的立場跟角度看待事情,為了自己的生存或舒服去說一些謊,可能不是阿翹說謊,可能也不是李逸說謊,可能是導演說謊吧。

Q4.(觀眾):最後李毅跟伊蓮的對話,請問是不是要為下一個《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鋪梗?


 A4(王逸白):如果《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可以賣得像《暮光之城》一樣好(全場笑)。我蠻開心會有各種討論,我的安排其實是希望伊蓮在那一刻才是她的第一個清晨,她心目中的精神導師李毅在兩年後來解釋這些東西,等於她的夢就醒了,退回凡人的身分了。

Q5(觀眾):請問阿昇慷仁在劇中裡面情感的轉折,因為到後面有一百八十度的轉折喜歡伊蓮,請問劇本的轉折點是在哪個時間點?是在海邊燒一頁一頁的書中間培養出來的嗎?

A5(吳慷仁):像導演說的,整部戲裡面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寂寞,阿昇有他的寂寞,一個人來到台灣,離開家人,家人也不理解他在想什麼。他跟阿翹在一起可能是他愛阿翹,也可能只是想要一個家,伊蓮也是,我覺得每個人最基本的初衷都是想要有安全感。

Q6.(觀眾):我很喜歡維維在這部戲裡面的表現,後來素顏的幾個鏡頭都讓我非常地感動。整部戲很有質感,我比較看不懂的是,地球宇宙的動畫意義是什麼?第二個問題是,兩個人到底是誰說了謊?

A6(王逸白):其實是想要用動畫呈現伊蓮用藥後的心理狀態,很像要掉到地球外面的感覺,還有她在那樣的心理狀態下看到的夢是出現後面有光芒的神。另外就是看觀眾覺得是誰說謊,我覺得是李毅說謊。

Q7(主持人):我覺得這個電影裡面的動畫的呈現是可愛、脫俗的,表現用藥後主人公的思緒和情感。你如果認識導演,她雖然這麼寫實、這麼知道男女之間的關係,她也有比較小孩的一面。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志瑋,因為我以前對他的印象是停在Supermodel,我看這部電影對黃志偉很寡目相看,所以這就是一個有潛質的演員,碰到一個會用他的導演,我覺得他很幸運。因為這部電影是台灣少數描寫情慾很寫實的電影,床戲在歐美和亞洲國家是司空見慣,但台灣還是初級班,而這部電影已經到了那個水準。想問志瑋在詮釋這個角色,讓身體做表演的時候,你的挑戰是什麼?

A7(黃志瑋):先謝謝導演給我這麼大的發揮空間,我之前幾乎沒有演過太多床戲,我們下了很多功課,包括導演給我很多心理建設,她跟我說我們的尺度都ok,我就傻了。男女主角做過很多溝通,我們參考很多影片,盡量想要表現唯美而不是色情,這很重要。今天是我第一次看,看了覺得真的很棒,對我來說是莫大挑戰。不管是呈現給觀眾的態度,還是表現出來整體的感覺,我都覺得非常完整、到位,再次感謝導演讓我有這個機會表現這齣戲。

Q8.(觀眾):我想請問為什麼會用伊蓮死去好友的這個角色,想要帶給觀眾什麼樣子的想法?

A8.(王逸白):其實我是想用這個角色做為伊蓮內在一直過不去的象徵,也可以說是她潛意識的那一面。我想從她一直沒有辦法面對最好朋友的死亡,讓她的痛苦沒有過去,所以她在現實生活的感情也一直呈現噩夢狀態。最後藉由朋友帶出來他們 共同痛苦的日記,一頁頁翻開來燒掉,然後去釋放、去面對,最後才清醒過來。她雖然出現的場次不多,但在電影裡面是很重要的一條線。

Q9.(觀眾):戲的一開始把場景拉到泰國的party,這個場景是把E帶進來的點,為什麼要把場景拉到那個地方開始?阿翹跟她先生關係的前提我沒看出來,她回來就吵著要離婚,因為吵著離婚是重大的事情,請問泰國發生的這一段,導演想要觀眾得到的訊息是什麼?

A9.(王逸白):因為泰國這個party是電音藥丸界的聖地,全世界有三大地方,一個在西班牙,一個在泰國,一個在印度。如果要呈現一個女生不顧一切,一回來就要離家出走,一定要到一個地方會讓她瘋狂、喪失理智的地方。即使它只在片子裡面呈現一分鐘,我也很堅持一定要到那個地方真實記錄那個狀況,當時有很多片商說就在墾丁拍春吶就好,但是我會覺得那是一個真實感。我想表現的是她就是因為用了那一顆藥,可能之前感情跟婚姻生活已經不滿,但藥的刺激讓她不顧一切地離家出走,我想強調人在愛情裡面的瘋狂可以到什麼程度。

 

 

   

《微光閃亮 第一個清晨》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