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8(四)19:4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陳俊蓉
出席:侯季然(導演)
紀錄:林仕晉 / 攝影:吳尚哲

開場影人致意

主持人:歡迎導演侯季然,大家來點掌聲吧!(觀眾掌聲)導演有沒有什麼話想先跟大家分享?

侯季然:謝謝大家來看台北電影節,《南方小羊牧場》的放映;謝謝台北電影節,這次有入圍(台北電影獎)很開心。其實我之所以能夠拍片,是因為十年前,我的第一個實驗短片得了台北電影節的獎;但是得了那個獎之後,十年來我從來都沒入圍過(笑)。這是第二次入圍,是十年後,我覺得對我來說意義很重大,好像是一個新的開始一樣。很開心這次能有機會在這邊,謝謝大家今天來看,希望你們會喜歡。謝謝(觀眾鼓掌)。

主持人:這個電影的構想在很早之前,甚至在導演第一部電影《有一天》之前就已經有了;這個電影其實有得過台北電影委員會的最佳劇本。電影最後面,紙飛機飛滿整個南陽街的想像,好幾年以來,電影界都在期待那個畫面的出現。

 映後 Q&A 

Q1(主持人)可不可以跟我們談一下,這個電影從最早的構想到現在經過哪些重大的改變,中間經過不同電影拍攝,到最終完成現在的成品呢?

A2(侯季然):《南方小羊牧場》原始故事在 2007 年就已經寫出來,幾乎是跟《有一天》同時寫出來的;因為是從相同的概念出發,在台北市南陽街這麼多來來往往、來回穿梭的成千上萬年輕人當中,誰跟誰擦肩而過、誰碰到誰就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有一天》有一段沒拍出來,在劇本裡面是,一剛開始張書豪飾演的這個角色是個高中生,走在南陽街要去補習,走著走著,後面突然有人拍他肩,回頭一看發現是個陌生女子,就是謝欣穎(所飾演的角色);但他不認識她,那女生跟她跟他說:我在你夢裡。男生就覺得很莫名其妙,後來這個男生過了很多年,經過一些事,最後才拍了這整個故事。

那時片名還叫作《開往金門的慢船》,因為是寫男生搭船到金門當兵的故事。《有一天》寫完之後,過了沒多久又寫了《南方小羊牧場》,中間有個淵源;《有一天》這個故事,是有個拍片計畫要拍所以才寫故事大綱,後來拍片計劃的資金來源改了,他們希望能改一下故事。我這個人不太會改故事,只會重新寫一個,所以我就從同樣概念出發,寫了另外一個比較開心一點的故事,就是《南方小羊牧場》,它的概念是一樣的。所以欣穎跟書豪,還有阿東(柯震東飾)跟小羊(簡嫚書飾),都是穿梭在南陽街人群裡面的某四個人,他們誰碰到誰就發生什麼樣的故事,整個事情是有一點像雙胞胎一樣;一個開心的,一個是憂傷的。

主持人:在你的世界裡面,這好像是同一個故事,只是從不同角度在看。

侯季然:對。

DSC_4460.jpg  

Q2(主持人):導演的電影一直都有神秘、魔幻的感覺。在拍《有一天》的時候,訪談您有提過,在拍攝天使光的那一刻,有遇到一些電影上的 Magic moment(魔幻時刻),在這個電影中有這樣子的經歷嗎?

A2(侯季然):這個電影跟我第一部片很不一樣,因為《有一天》成本比較少一點,拍的時候也比較沒經驗,在拍攝的時候是更隨著直覺反應去拍,所以《有一天》裡有很多鏡頭是很長的,不太想去剪他;在拍的時候也是讓它自然地在畫框裡面發生。但是《南方小羊牧場》這個故事,是一個在考卷上發生的插畫故事;我當初在想這個故事的時候,也希望是以南陽街作背景,是一個繽紛華麗的視覺世界。那麼多的人在每張考卷裡面,各自有有個自的故事;我開始覺得《南方小羊牧場》在執行上要切割得很精準,整個敘事的節奏要快,所以它的靜頭就不會是長鏡頭,甚至它的喜劇調性是跟《有一天》不一樣的。

所以在拍《南方小羊牧場》的時候,整個事情就更像作戰計畫,因為要封南陽街,動員幾百個人塞進去,要分白天、晚上、下午,或是離峰時間、尖峰時間等等,需要跟很多人協調。大概在拍片前一個月,整個拍攝表就已經排好。拍攝表一點都不能漏,缺失一個,後面會像骨牌一樣全部倒下來,因為沒有人會給你再封第二次南陽街、每一個店家面前那塊地能提供的時間就一個,沒有的話就沒有了。最後那場整個紙飛機爆發的戲,也是準備很久,因為很難。

拍攝時間大概只有四、五天就得拍完,還有兩天晚上拍到一半就下大雨,整個很傻眼。在拍攝《南方小羊牧場》的時候,就像是在執行一個很龐大的計畫,片子裡面的每一個細節、特效、鏡頭,通通都要執行得很精確,還包含特效跟動畫要合上去的計算。不太像是在鏡頭看會等一下會發生什麼,而是必須把一切都想好,什麼是應該要發生的?然後去執行出來。拍攝過程中比較沒有像《有一天》。反而好像有個什麼東西是我預期不到的,這個片子裡面有很多小小的東西是一直在改變整部片子;譬如原先不知道能不能拍一部喜劇,等到南哥(蔡振南,飾演里長)加入,他把整個喜劇的調性定出來,接下來才是柯震東延續下去、全部人都延續下去。在我執行當中有種感覺一點、一點成形,是那種戰戰兢兢的快樂。要等到整個片子拍完,甚至剪完、做完特效重新再看好幾遍,那種開心的感覺才會慢慢的浮上來,不然之前都很緊張,是一個很恐怖的狀態。

Q3(主持人):那跟以前拍片行雲流水的方式可能不太一樣,但有沒有覺得在過程中,自己可能達到什麼樣的挑戰?或是自己最滿足的部分?可能是沒有做過的動畫、特效、喜劇元素等等。

A3(侯季然):這個片子每次看,次都有不一樣的感受,像我剛剛在看的時候,我自己覺得好像還不錯(眾人笑)。但是感覺很奇怪,每次都不一樣;片子剛做完的時候、商業上映時候的感覺、上映完了已經無關票房的感覺,在加上過了一段時間,沉澱之後的感覺,每一次都不一樣,感覺很特別。拍這部跟《有一天》都一樣,每天都在想,其實劇本可以怎樣改變,但是都一直還沉澱在這之中……

  

(主持人):其實我想問最過癮的部分是什麼?

(侯季然):最過癮的部分還是看到最後紙飛機的場景是真的可以實踐出來的,不然其實在寫的時候覺得很惶恐,想說寫成這樣子要怎麼拍?

(主持人):真的,是個寫出來極為浪漫、興奮的畫面。

(侯季然):而且開拍前我還改了劇本。本來是飛機都射出來、人都衝出來,他衝出去找到這個女生告白,拍攝前改成快碰到她的時候,前女友竟然出現了,還要全部時間靜止,然後那個東西我記得應該是開拍前一、兩個月改的,全部的人看到臉都綠了,想說都已經夠難拍,還要這樣(笑);但是都有執行成功。

主持人:這是個很美的橋段。

Q4(觀眾):最後一部分,大家都在丟紙飛機的畫面,是在現場拍的嗎?很難拍嗎?

A4(侯季然):是的,都是在南陽街拍的,很難拍。拍紙飛機的畫面是拆開來完成的,一直都在拍,誰來了就趕快拍紙飛機的鏡頭,追逐跟遇到則是集中在那個晚上拍攝;全部的畫面都是紙飛機那場大概有七成都是 CG 做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到現場去試拍丟紙飛機的時候,我們摺了一架丟出去,它很快就落地(觀眾笑),效果不好。

然後就發現丟一個紙飛機,要讓它飛得很好看,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就先去研究什麼樣的紙飛機會飛得好看,另外趕快想如果 CG 要加上來的話該怎麼做?這一整段的特效是找香港的團隊,他們做過《十月圍城》、《投名狀》等;我覺得是非常頂尖的特效團隊。他們在開拍前參與進來,分鏡定下來後就去實地勘查到底該怎麼拍?怎麼做?所以後來看到的畫面,真的跟假的紙飛機我覺得已經很接近了,沒什麼差別。就是個蠻大的挑戰。

Q5(觀眾):因為男主角最後還是沒有強求問題的答案,那他會不會幾年以後想起來,還是有些遺憾、疑惑,後悔當初沒開口問?如果有出 DVD,會不會多放一些柯震東和蔡振南互動的片段?好像看報紙寫到他們有更多的互動。

A5(侯季然):我相信每個人對於過去的事情,碰到某些特定的狀態會回想起來;但是這個片子最後,我的設定是他在腦海中練習一千遍、一萬遍,到底見到他前女友的時候要問她什麼?到底要怎麼問?或是他其實是想見到她,又不太敢見到她,所以很消極地守在她會出現的地方,看會不會不期而遇?有一點像是半逃避的感覺。很多人問說,最後終於見到她的時候,反而就不問了。對我來說,比較寫實的狀況是,我自己常常內心戲很多,但是真的見到人,反而覺得其實也不用多問,尤其碰到前任情人的時候更是如此。

當初在改劇本的時候,問了很多類似人家失戀、或是重逢前女友的故事,其實也都是,再見到她的當下,會覺得跟自己想得不一樣,因為她在腦海中可能比較漂亮;見到她的時候,那些一千個、一萬個情緒已經覺得不重要了,那個只有在腦海裡面會越來越糾結,見到本人卻會忽然之間覺得,這不是那麼重要的事情,那種一瞬間的感覺;所以後面才會這樣設計。我當然相信他可能以後還會再想起這件事情,但我覺得時間會沖淡很多東西,雖然很殘酷,但是有時候覺得千重要、萬重要的事情,時間過就了就淡了;那其實很悲傷,曾經相愛過,但是可能就是淡了,就是會這樣子。柯震東跟蔡振南互動的橋段,其實是有;但是我比較沒有規劃要特別剪到 DVD 的收錄裡面,因為我覺得好的畫面,都已經放進片子了,其他不在現在電影裡面的橋段,我自己覺得不用特別放進去。

Q6(觀眾):請問導演希望透過這個故事傳達什麼意義?

A6(侯季然):這個片子主要在講的就是如何面對「失去」這件事情,南陽街是個關於考試的地方,好像考上會如何如何?考不上就會如何如何?但是有的時候,眼睛盯著目標,一直想要達到它,人生中很多時候就是很想要一個東西,千方百計的要做到,不要它就會死。可是當你眼睛一直盯著那個東西,最後還是沒有拿到的時候,該怎麼辦?這在生活中是很容易發生的。這部片子是在談這樣的事情,那說到要傳達什麼?可能是一種祝福吧!祝福那些沒有考上的人、祝福那些被甩的人、祝福那些失去一些親人或是重要東西的人,其實有的時候失去必然會發生,但還是會遇到別的,是還沒遇到的時候想不到的事物,但如果把自己的眼睛一直盯著想要而得不到的東西,旁邊的很多事物是不在眼睛裡的、會被忽略,那樣就有點可惜。


Q7(觀眾):我想請問一下最後的結局有出現牧師跟里長,才發現他們好像認識。他們是不是類似南陽街的地下輔導組織,會刻意去拯救失意的年輕人,有特別做這樣的設定嗎?

A7(侯季然):是啊!就是希望觀眾會這樣想,他們本來是認識的。其實南陽街晚上真的就會有個麵攤,老闆很愛聊天,現在去還是有;而且也有個炒飯攤,老闆也很帥。最後其實就像妳說的,他們早就互相認識。因為南陽街就是個很容易讓人夢想破滅的地方,所以總是會有行屍走肉的人走在路上,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就把他抓回去,重新改造一番。 

Q8(觀眾):這部片中用了許多跟主流影片比較不一樣的攝影技巧,像定格攝影。我想問說為什麼會想要嘗試不一樣的攝影手法?第二個問題是,希望未來可以跟哪些國內的一線演員,或是香港、大陸的一線演員,或是有機會到國外去,想跟誰合作?

A8(侯季然):定格攝影的部分是在整個片子定調的時候,設定為這個男生跟女生腦中世界的反映,不是一個寫實的世界,而是從他們腦袋折射出來的世界。所以我們在整個攝影設定、服裝設定上,都不是走很寫實的路線,而是走比較漫畫的方式。所以像定格攝影,是希望能夠表現腦中世界的流動。我覺得定格攝影的所有東西都是真的,但卻會呈現違反真實規律、地心引力的運動;那就是我想要的一種魔幻,是奠基在真實之上的魔幻。另外我想要合作的演員有很多。都會很希望之前合作過的演員能再一起工作。想要合作的真的太多了;像譬如說我就很想跟伊旺麥奎格合作,希望有一天可以。

主持人:那我們今天映後座談就到這邊結束,我們再次用掌聲謝謝侯季然導演(觀眾掌聲)。謝謝。

 

《南方小羊牧場》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