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逢台灣新電影三十周年,台北電影節繼七月初舉辦的「新電影三十而立論壇」之後,15日於台北市中山堂舉辦電影私故事講堂,邀請《悲情城市》、《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擔任監製的詹宏志開講,帶領觀眾回憶當年的台灣新電影的時代氛圍與揭開當年未公開的秘辛。

現任PC HOME董事長的詹宏志以「別無返鬼報前路」為題,他說自己過去為新電影所做的是前無古人的事,自己原本也不知該如何做,例如開拓國際市場打入國際影展,但只單純為了幫助朋友就義無反顧的去做了。但他也說自己是一個「過去很多,但未來很少的人」,看見現今國片市場的現況處境,他希望年輕一輩能放手去創造自己的未來,讓純真不世故的那一面去改變環境。

詹宏志說,自己曾在台灣媒體率先引進80年代的「香港電影新浪潮」,包括許鞍華、譚家明、徐克等導演作品,介紹他們以貼近香港本土的題材與內容,改變了香港電影的環境。而同時間的台灣新電影卻經歷史上最低潮後崛起,他指出新電影的美學與態度與過去的台灣電影是完全割裂的,他在媒體上發表文章界定1982年《光陰的故事》是新電影的起始點,而他一直是位在媒體發揮支持力量的朋友。

當時的新電影人是非常團結的,只要有誰拍戲,大家都去幫忙,不論是演個小角色或是去幫忙攝影、剪接、配樂,像楊德昌就幫侯孝賢《冬冬的假期》配樂,侯孝賢則擔任楊德昌《青梅竹馬》的男主角,侯孝賢即使自己資金很缺乏,還要編預算為杜篤之買機器。


中山堂光復廳擠進超過150名觀眾聆聽電影私故事講座。

詹宏志表示自己當時只算是個「路邊插花、仗義執言」的電影觀眾,1983年詹宏志已離開了新聞界,但是當時為了電影《兒子的大玩偶》中一段萬仁導的〈蘋果的滋味〉描述美國軍官撞到台灣工人,美軍去醫院慰問送上了一籃昂貴的蘋果,而工人的家人不但覺得蘋果滋味很好,而且覺得廁所中雪白的衛生紙很稀罕,而偷藏起衛生紙,這段被視為刻意表現台灣的貧窮、侮辱台灣,而被影評人協會要求修剪,小野和吳念真在中影的會議上力爭,吳念真甚至悲憤到大哭離開會議室。

聯合報記者楊士琪由導演萬仁手上取得中影被施壓要修剪的文件證據後,率先獨家報導,詹宏志和當時中國時報影劇版的主編陳雨航兩人連夜寫了整版文章,替新電影奧援,詹宏志透露當時還刊出了一篇匿名的文章,其實就是出自吳念真之手,兩大媒體破天荒的聯手攻擊要修剪該片的黑手,「削蘋果風波」使輿論大譁,也讓當局讓步,使這部電影得以完整上映,但陳雨航成了唯一的犧牲者,因此丟了飯碗。

1986年詹宏志是「台灣新電影宣言」的起草人,這篇宣言被法國「電影筆記」出版的《電光幻影一百年》列為影響世界電影史的百件大事。但詹宏志澄清這篇宣言並非如電影筆記所描述是在台北的楊德昌家中歡樂的派對中所寫,而是在他守候在台中榮總父親的加護病房外寫下的,這份宣言是在新電影導演最困頓及備受攻擊的時候,由謝材俊轉述他們對電影環境、媒體、影評人的不滿,由詹宏志寫下,後來由四五十位影人及藝文人士連署,但此後新電影人卻分道揚鑣,楊德昌說「這是結束的開始」。


照片左起電影資料館館長張靚蓓、台北電影節總監胡幼鳳、
《戀戀風塵》男主角王晶文、主講人詹宏志、電影創作聯盟理事長王耿瑜

此時,詹宏志才真正開始投入電影工作,為侯孝賢和楊德昌的片子當起籌資的製片人,但侯孝賢和楊德昌卻因瑜亮情節而漸行漸遠,當時侯楊漸漸已彼此不講話,甚至朋友都得選邊站,但詹宏志卻是唯一可以同時出現在侯孝賢與楊德昌工作名單的人。由他策畫監製的《悲情城市》得到了威尼斯影展的金獅獎,而且在國內賣出兩億的佳績,緊接著他為楊德昌製作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歷經波折,但也都揚名國際,成為新電影時期巔峰之作。

回憶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尤其是和楊德昌合作的經驗,讓他相當難忘,他說楊德昌才華洋溢,但個性反覆,曾讓他覺得相當痛苦。不過他說至今,他看到楊德昌的作品還是覺得這麼偉大。在得知楊德昌過世的消息,常讓他有些難過與後悔,他嘆道若是在《獨立時代》之後,還有和楊德昌合作的話,或許會使楊德昌多留下幾部好作品。

總結而言,他認為那是個曾經美好的年代,每個人都天真無私地想要做些事,也讓台灣電影留下美好的一章,也希望往後的台灣電影能夠再度出現那樣的美好氛圍。

, , , ,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