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01(一)14:00
地點:中山堂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許肇任 (導演)、巫建和(演員)、溫貞菱(演員)
紀錄:邱宇晴 / 攝影:陳嬿守

映後Q&A

Q1(主持人)《甜‧祕密》這部片同時入選我們的國際青年導演競賽與台北電影獎,我想現場很多觀眾可能都是因為去年電影上映時錯過了,我們很高興也覺得很幸運這次可以重新在中山堂看到這部作品。我們導演其實在影劇圈已經有很久的資歷,醞釀很久才拍出了第一部長片,所以先請導演分享一下拍這部片是怎樣的背景,又是有什麼樣的機緣?

A1(許肇任)因為我長期拍電視劇時常和許多電影導演接觸,就決定我也要來拍電影,劇本改了很久是為了輔導金,像是當初劇本先寫出來,就有人問說為什麼大家都要拍青少年搶銀行,我只好又改劇本,大概改了兩三年,大概從97年一直改大概到去年劇本才整個完成,滿坎坷的,另外就是資金,因為當初這部劇本是叫作《夢17》,拍的是年輕人的故事,所以演員都是青少年,沒什麼叫得出名字的演員,資金也比較難找,所以整個慢慢改,加入一些大家比較聽過的名字,最後才完成出來變成這樣。

Q2(主持人):我當初也是聽說導演要拍搶銀行的故事,所以後來出來的是《甜‧祕密》我也嚇了一跳,跟原本想得很不一樣,可是我覺得很有趣的是,原本小孩子的部分還是在,而且可以算是電影的主軸,但加了很多大人的部分,為什麼會從原來很明確的是講十七、十八歲小孩子的故事,到最後出來變成是從這兩三個十七、十八歲的小孩的眼光去看,而且多了很多大人的角色,還多了很多華麗的卡司? 

A2(許肇任):這部片原本叫作《夢17》,就是17歲的夢,因為我是在17歲時開始談戀愛的,談戀愛時都會想到最初的感覺,甜甜的、不知道怎麼跟人分享,所以後來從《夢17》改成《甜‧祕密》,另外,從一個家庭為出發點,會讓這樣的題材變得更有趣,例如爸媽之間,當他們之間的感情已經不再是愛情時,他們該怎麼面對這樣突然殺出來的曖昧的感情。其實這部片我越拍越覺得有點像童話故事,滿溫暖的,我自己滿喜歡的,希望大家看了會想到當初和對方在一起的美好。卡司的話,其實演員都很幫忙,因為之前在電視劇拍得滿多,所以一說要拍電影,大家就都來幫忙了,寫劇本要把大家都寫進去還真是花了滿大的功夫,拍攝過程中最好玩的就是,有時候甚至演員會自己跑來說是探班,本來當天沒有他的戲份,但是我會請他順便幫忙演一下,也沒發通告,最後的成果拍出來,整部電影好像左鄰右舍的故事,有許多交錯的關係,我覺得也是滿有趣的。

Q3(主持人)請問我們的演員巫建和,導演當初是怎麼選到你這個角色,又是怎麼跟你設定這個角色?

A3(巫建和)16歲時拍電視劇認識導演,其實他當初就有說要拍電影,等到真的要拍時我都18歲了。

Q4(主持人)那角色設定跟他當初跟你說的是一樣的嗎?

A4(巫建和)完全不一樣,其實就有一天他突然打電話來說他要拍電影,我說演什麼,他說來就對了,也沒給我們劇本,他自己包包裡有一本劇本,可是都沒有給我們看。 

Q5(主持人)這樣你和其他演員之間的默契要如何培養?

A5(巫建和)因為當初拍電視劇時就有一起演,或住在一起什麼的,本來就滿熟的了,所以本來默契就很夠。

 

Q6(主持人)這個角色和你本身個性上有什麼差異嗎? 

A6(巫建和)其實他們還滿讓隨我自己的感覺演的,導演也滿讓我自己發揮的,所以演得很舒服。

Q7(主持人)請問溫貞菱一樣的問題?

A7(溫貞菱)其實我跟他一樣,之前大概十六歲時一起拍電視劇,知道導演要拍電影,但到了十八、十九歲時才真的拍。

Q8(主持人)那一樣的問題,關於角色設定,導演導引妳的方式和其他人是一樣的嗎?因為像妳的話是女生,夾在他們其他人之間,導演要拍出你們之間的感情關係和互動,有沒有特別對妳有什麼和其他人比較不一樣的說法? 

A8(溫貞菱)好像沒有,因為我常常跟他們男生和在一起,像我們也會一起去運動或是看電影什麼的,所以和他們並不需要有什麼差別,頂多就是我當天去演,他們會和我解釋今天要演的東西,可能要哭之類的,然後因為信任導演,所以我就這樣演起來也是滿ok的。

 

Q9(觀眾)其實我一開始最想問的是,導演是不是很討厭日本人?因為北村就是片中最慘的一個人……還有我想問說,黃劭揚的演出和片中的對白都很自然,請問導演在寫這個劇本時,是有去從旁觀察他們嗎?還是都直接跟他們和在一起?還有想知道黃劭揚這個角色是怎麼找到的? 

A9(許肇任)因為之前拍電視劇時有合作過,他的說話節奏有他自己年輕人的方式,很多對白都是我用我的方式跟他講,他在消化過後再用他的話去講,我在劇本上會寫關鍵字,他懂我想要的是什麼意思後他可以自己詮釋。

Q10(主持人)那這種方式會不會演員每一場講的話都不大一樣,然後你要再去做調整? 

A10(許肇任)有時候的確是需要去調整,但也因為這樣而帶給我們許多不一樣的東西,譬如說第一場戲,其實就是他們很久沒碰面,聊天聊到小揚長了青春痘什麼的,我從我們梳化的地方到拍片現場的路上聽到這樣的對話,節錄出來就成了我們片中的對白。 

Q11(主持人)我想接續剛剛前面觀眾提到的,關於北村這個角色,導演是怎麼想的?

A11(許肇任)其實也不是討厭日本人啦,是因為像我剛剛說的,這是一部左鄰右舍的影片,我覺得我們生活周遭充斥著不一樣、不同國家的人,我都想把他們湊在一起,會滿有趣的。

Q12(觀眾)我想請問主角最後騎摩托車要去哪,是離家出走的意思嗎?

A12(許肇任)最後一段算是另外一個故事的開始,用白話文說的話就是可能會有第二集,人生會經歷很多過程,不論是家人、朋友…等,他當然必須去接受這些不同的歷程,必須朝著另一個方向前進,我也不知道他會去哪,或許是有點海闊天空的心境。我選擇用小孩子的眼光來看這個家庭,是因為他講話比較無傷,如果是像我們這樣成年人來說的話會產生太多的道德觀 ,但我們其實也沒有權力去批判一個家庭的崩壞,這是為什麼我會選擇以一個小孩子的眼光來看,而且我最近看了很多新聞,覺得在許多的單親家庭中,其實受害最大的都是小孩子。

Q13(觀眾)請問導演會想把片子獻給誰?是像我們一樣的年輕人嗎?還是別的年齡層?

A13(許肇任)我拍的時候沒有去設定特別要給誰看,總之這就是我想講的一個故事,簡單來講,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覺得每個人看到的都不大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會用拍鋼鐵人、超人那樣的方法來拍這部片,因為那樣的片很明顯的就是好人上天堂,壞人下地獄,但這部片我只是想把這個家庭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然後每個人看到的都會不大一樣。 

主持人:這部片包括的人物其實很廣泛,有爸爸媽媽、姊姊、青少年…甚至是阿嬤,所以真的是看每個人怎麼去看待。 

Q14(觀眾)開場時聽導演說拍片時劇組內部有不合,身為導演,請問是怎麼處理的?還有請問兩位演員,剛剛說沒有劇本,意思是完全沒有劇本,還是台詞可以隨意地說?如果不懂導演的意思時該怎麼去詮釋? 

A14(許肇任)每一部片跟每一個劇組都一定會有不合的狀況,大家對於戲裡的東西一定都會有許多不同的想法,我是希望說不管再怎麼吵,大家都要知道我們都是共同朝一個更大的目標前進,那就是我們要拍好這部片,而且通常都是為了戲裡的東西在吵,大家的目標還是一致,所以通常都還是可以解決的。

A14(巫建和)其實是有劇本的,但是沒讓我們看,導演他會跟我們說要講什麼,我們再用自己的話表達,可能就是信任吧,其實當初在演的時候我也會問說這樣演真的可以嗎,導演都說沒問題,所以就很放心地隨便亂演。(笑)

許肇任:我們剪接很強大。

A14(溫貞菱)我覺得其實拍電影跟電視劇都是一樣,自己知道重點的話就可以自己去詮釋,因為跟導演是朋友,所以很自然地就可以了解導演的重點在哪。

Q15(觀眾)請問你們有畫分鏡嗎? 

A15(許肇任)沒有,我畫不出來(笑),我通常都是讓他們試一次,看他們懂不懂我的意思,或是我也會直接演給他們看,就先試一次,然後我從這之間看出我要的東西,也會跟攝影師討論鏡頭要怎麼切怎麼跳。

主持人:這種方式要導演和演員夠熟才有辦法,不一定每個劇組都適合。

Q16(觀眾)對於這部片中的爸爸和媽媽,我覺得他們的處理方式很浪漫,請問這是因為導演對中年人處理感情是有浪漫的期待,還是認為說在現代社會浪漫是可以被讚許的?

A16(許肇任)因為我一直嘗試用喜劇的方式來處理這部片,所以我同樣用溫暖的方式來處理爸爸媽媽之間的題材,要說浪漫也是可以,就像是情侶分手後不要惡言相向,不要去抱怨之前的前女友,而是比較去想我跟我前女友在一起時的好,我不想再給這個社會增添更多的負面情緒,那樣的負擔好大, 我希望大家來看這部電影可以笑著走出去,也可以正面的來看這些問題。

主持人:導演剛剛說的和我看完這部片的感覺其實非常相近,片中小朋友的遭遇其實滿慘的,但導演選擇以一個比較溫柔、幽默的方式來處理。我們再一次掌聲謝謝許肇任導演和兩位演員來到現場。

 

 《甜‧祕密》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