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6(二)16:4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塗祥文
出席:黃秀怡(《失婚記》製片)、黃信堯(《阿里88》導演)
紀錄:林仕晉 / 攝影:吳尚哲

映後Q&A

主持人:非常謝謝觀眾,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剛才看到這兩部紀錄片的劇組代表。首先是《失婚記》的製片,黃秀怡製片(觀眾掌聲);再來是《阿里88》的導演,黃信堯導演(觀眾掌聲)。

Q1(主持人):我想就依照映演的順序,製片先跟大家聊一聊,導演沒來,您代表導演談一下。其實我們知道導演她自己也是越南籍,談一下她如何跟姐妹溝通,把這個也許她們不願意面對鏡頭談的經驗,拍攝成這樣的題材?

A1(黃秀怡):大家好,我是這部片的製片,因為導演剛好有些事情無法前來。金紅(導演)她自己本身也是新住民姐妹,所以她的經歷就像片中所說的一樣,都是很類似的狀況。我覺得金紅後來還蠻幸運的,離開前一段的婚姻,然後遇到還不錯的老公;也因為這樣的過程,她漸漸開始會想要拍攝紀錄片,剛好她身邊有一些資源跟環境可以讓她學習這些事情。她的身分再加上週遭朋友,自己曾看過那麼多類似的狀況,所以她也會納悶、有一些矛盾,所以才拿起攝影機來拍,這些都是她身邊的朋友。這部片子其實已經拍很久,我加入劇組的時候已經是屬於後期了。大家可以看到它的歷史還蠻長的;每一次她只要回到越南去,就會做記錄,一直到現在依舊有在進行一些紀錄片的拍攝,包括電影裡面看到的小孩子。小孩子是她接下來會很重視的一群對象。這些被稱為新台灣之子的小朋友,他們生活在台灣這個環境,會遇到什麼樣的狀況?或是被外籍媽媽帶回去自己的國家之後,又會是怎麼樣的過程?這是他正在進行的記錄。

主持人:所以導演還會繼續挖掘這個議題?變成是下一代?

黃秀怡:對。

 

Q2主持人):接下來請問一下黃導演。您的這個記錄片是一部讓我們心裡很複雜的作品,但是我想問一個最初衷的問題。在電影裡,您最初是說,想去拍關於八八風災的題目,雖不能說現在的片子跟八八風災無關,只是轉變成現在成品的過程,這是一邊做、一邊慢慢釐清、爬梳出來的結果?還是在田野調查時,就已經很清楚地知道、決定這部紀錄片的現貌?

A2(黃信堯):沒有,只是純粹想要拍阿里山公路。事實上,原本我不是要拍阿里山,但我覺得阿里山公路是一條感覺常常在修、修不完的公路;因此我就想要去拍阿里山與阿里山公路。因為這是跟公共電視合作的,所以我就告訴他們,我不會去拍原住民,因為我對這個區塊不熟。這個片子一邊拍的時候會有很多的想法在改變,以致於最後變成目前這樣。所以並不是一開始就有這樣的設定(以吳鳳串出七大不可思議)。原本更複雜,不只有吳鳳,可能有像米老鼠、唐老鴨這類角色(主持人笑)。當時有去問,但聽說可能會有版權的問題,才沒使用。自己拍到後來有點拍不下去,我覺得阿里山有很多事情,不是只有八八風災;既然拍不下去,就決定選擇一種可以把故事說完的方式,後來決定用吳鳳去把這些故事全帶出來。

 

Q3(主持人):我想也會有觀眾好奇,它的資金來自公共電視,不知道在公共電視播映過了沒有?有沒有遭受到一些壓力?

A3(黃信堯):三月的時候已經播過一次「紀錄觀點」(公視紀錄片節目)蠻好的,壓力不會到我這邊來。

主持人:希望它能被多播幾次。

Q4(主持人):再問一下製片,我們看到它呈現一些照片、畫面,它必須要把外籍配偶的先生以馬賽克遮住。我覺得中間應該有一些複雜度,比方說會不會面臨更大的壓力?或是會不會有姐妹最後覺得這些事不該被公布?有沒有這方面的壓力跟困難?

A4(黃秀怡):其實這只是導演拍的角色其中幾個,是還可以把故事繼續說出來的。但還是為了要保護對方,因為畢竟一個家庭,這麼複雜的關係,變成影像要給大家看,最好的處置方式還是用馬賽克將人做一些處理,不讓大家知道是誰。不過基本上這些姐妹們都是比較屬於願意讓大家知道自己的故事,才會選進來,當然還有很多是我們可能無法講的,那就只得拿掉。但也有一些例外,比方說片中的美麗,就是印尼來的那位外籍新娘;原本導演沒有很刻意要拍攝她,因為相對於其它的姐妹們,大家應該可以從影片感覺出來,她是比較快樂的那一個,彷彿嫁來台灣是比較幸福的,但是沒有想到拍的最後,因為不一樣的問題讓她的婚姻破碎。所以她是屬於剪接到最後才發現,這個人有另外可以代表的地方、例子,便將她剪接進來。有更多的情況是在拍攝過程中就知道,這些可能沒有辦法讓大家知道,但也無關緊要,導演想要傳達的事物,目前影片中這幾個人已經足夠表達出來了。

Q5(觀眾):我想請問一下製片,紀錄片拍攝時間蠻長的,從您參與到現在來看,台灣的社會對於新住民,以及她們的子女,有什麼樣看法?這段時間以來,狀況有沒有改變?還有關於政府的作為,想請妳表達一些看法。

A5(黃秀怡):我並沒有覺得兩年這麼短的時間,可以解決這樣的事情,因為是很大的問題。我覺得有一個很不錯的東西是,如果有其它的姐妹看到這部影片的時候,對她的家庭、小孩,或本身自己會產生另外一種思考。若是這部片子能夠做到這樣,就已經足夠了。沒有辦法去期待因為這部影片,政府可以改變一些態度,只有從一些民間單位,能夠有放映的機會,慢慢地去讓大家知道;反過來說,因為導演自己也是個過來人,位置調換之後如何再重新看待?這些種種細節其實就發生在我們週遭而已。

 

Q6(觀眾):請問一下黃導演,在《阿里88》裡頭,提到七個迷思,有沒有想從七個迷思中再挑出幾個,另外發展成獨立的記錄片?

A6黃信堯):沒有耶(觀眾笑)。

主持人:我想這位觀眾的意思是說,您這七個迷思都可以成為獨立的、很大的議題,會不會再追這些相關的議題,有這樣的計劃嗎?

黃信堯:其實對議題會持續關心,但會不會將它們變成拍攝計劃,目前是沒有,因為有些東西,神明會安排(觀眾笑)。

 

Q7(觀眾):就我所知,在台灣討論新移民的議題時,都會分成好多派;有些會關注這類家庭問題;而有些卻不希望過度凸顯,認為她們也是個家庭,在台灣的家庭中,也有很多類似的問題。

就這個面向來說,當妳們用影像呈現新移民的的形像跟議題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樣的掙扎或矛盾,如何呈現這個議題?哪些部分該呈現?有沒有一些困難?

A7(黃秀怡):我因為跟導演合作,一直都覺得,她從一個不會紀錄片到她可以作出一部影片,最大的動力是因為她是過來人,所以我們選擇用她自己作為敘事者,串起所有的故事。

她必須經歷過這一部,她才有辦法在經歷下一個延伸;我們真的不會去想太多關於這部片會造成什麼影響、結果。就算沒有這部片,民間也還是有很多人在推廣多元文化一類的主張,但是成效到多少,我們也不敢太去奢望。所以在整個過程中,也不會非得刁鑽在哪個細節;把故事說出來就好,透過導演的出發點來看這些朋友。

 

觀眾觀影心得分享

觀眾:我要說我的感動。我只是單純的、觀賞電影的人;我就談自己所體會到的感動。在影展的安排上,這兩部片一部是社會人文的議題、一部是自然環境的議題,兩部片子一起放,是一個很美好的經驗。但是對閱聽人來說,也是一個很不捨的選擇,因為兩部片都很好,我們必須被迫選一片(指觀眾票選的獎項)。我剛才就在想,當要選擇的時候,是否我們在面對自然環境也好、人文環境也好,無時無刻都在面臨一些選擇?那我覺得很幸運,這是一個兩者都是很好的選擇。就《失婚記》來說,我從2011年開始看女性影展,接觸類似的議題時,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當我的家庭需要請女傭的時候,我很自然的能夠給她一種來自異國的關懷,我覺得是因為我看了影片所帶來的影響,這樣小小的影響由我開始,也會影響到我身旁的人。也許我不是一個電影的專業工作者,也不是會懂得談怎麼制作影片的人,但是透過看電影這件事,的確是對我的生活發生一點影響,我這樣的感想要回饋給《失婚記》裡面,所有的工作人員。

我非常喜歡黃信堯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唬爛三小》,那是我典藏的影片。我非常喜歡影片中所表達出來的一個,算是新的記錄片工作者對生命的回顧。從那時起我就很關注導演的作品,去年的《沈沒之島》,我也買起來典藏,有時候就拿起來看。那就想說,這麼大的議題,我能夠做什麼?今天又看了這一部《阿里88》。我很早的時候就劃位,想說紀錄片中到底會出現什麼?然後我看到紅衣人覺得很好笑之外,我在那戲謔、自嘲、幽默當中,有一種很深沉的無奈,但我又很感動的是,有人幫我把我說不出來的感受化成影像,在這樣的場合讓很多人去看,我相信除了我之外,還有很多人有許多說不出的感受,也許在影片的某些片段、畫面,都會在我、其它人的生活當中,多多少少產生一些影響,我更相信這些影響是台灣的「寶島」,是台灣之所以為寶島的理由。做為一個閱聽人,請了解我這種無可救藥的樂觀,台灣是寶島,不是因為許多有權力的人,而是這些有權力的人,要透過我們這種方式(紀錄片)去好好的監督,這是我的感想,回饋給大家。

主持人:謝謝,謝謝妳的分享。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廳內的映後座談必須到這裡結束,非常謝謝各位觀眾,也謝謝台上的這兩位,給我截然不同的紀錄片,但是都關於台灣這片土地(觀眾鼓掌)。

 

 《失婚記》影片介紹

 《阿里88》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