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8(四)15:20
地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吳凡
出席:廖憶玲(導演)、朱柏穎(導演)
紀錄:陳又甄/攝影:吳尚哲

映後 Q&A

Q1(主持人):很高興邀請到兩位導演廖憶玲、朱柏穎到現場跟各位對談,先請兩位聊一下,一開始為什麼會拍這部影片?為什麼決定要拍這個題材?怎麼樣接觸到被攝者?以及這部影片拍攝的期程大概是多久時間?

A1

朱柏穎:一開始是從那位受傷選手舞豹,因為她得到布農教育獎,有這個機會認識她。我們很好奇怎樣的原因讓一個女生想練舉重,怎麼透過舉重去面對看不見的重量, 拍到後來跟我們想的不太一樣。

廖憶玲:後來真的讓我們想繼續拍下去的因素,是因為我們兩個人都是從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想知道家庭對孩子而言的重要性,還有影響力到底多強大。當小孩子沒有家人支持的時候,遇到生活上的問題會怎麼面對?尤其他們正好是青春叛逆的時候。我在過程中最想知道的,是他們會怎麼面對接下來會遇到的事情, 我自己猜想女生一定會遇到談戀愛的事情,會遇到很多跟當初練舉重互相背離的事件,那些事件到底是什麼?她們遇到那些事件會怎麼去面對它?我覺得重點也不在她們怎麼面對、會不會成功,而是她們成長的過程。

 

 

Q2(主持人):我看這部片之前,預期是舉重選手追夢、非常勵志的影片,看完之後才發現是在講三個女孩的成長故事,也不只是她們的人生,還有她們的家庭,和整個原住民在社會上的的困境。那整部影片的製作期程大概花了多久時間?

A2

(朱柏穎):其實跟她們相處了蠻長一段時間,所以有些畫素比較差是2007年拍的。這個過程中跟我們人生有個連結,部分是失敗這件事情,我們拍片拍了好幾次,當導演實在很痛苦,滑鼠也摔壞好幾個,剪出來的版本跟我們想的不太一樣。

(廖憶玲)我們之前剪了很多版本,都是自己在剪其實很痛苦,我覺得記錄片的後製應該由第三人來處理,很幸運有個朋友幫我們整理剪過的素材,所以這次電影節的版本算是首映。

(朱柏穎):這個過程挫折感很強,重新再看最後剪接師剪完的版本,讓我很驚訝,其實失敗不是重點,重點是做自己這件事情。比起勵志、熱血,做自己更不容易,這是從他們身上學到的。

 

 

 

Q3(主持人):記錄片跟劇情片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雖然電影結束了,但劇中人物的故事還沒結束,她們還是繼續在生活。不知道從影片的結束到現在,他們的發展大概是什麼樣子?

 

A3
(朱柏穎):詩婷和雅雯還有繼續讀書、舞豹有在工作。

(廖憶玲):其實他們一開始都很順利地升上大學,因為舉重成績都不錯,問題是他們的家庭無法持續資助她們念書,因為學費現在變很貴,還有住宿的問題,如果繼續念書練舉重,家庭負擔會蠻大。這三個角色家庭狀況都不是很好,舞豹連成績都沒有,因為受傷無法痊癒。我回頭看這些事情,覺得舞豹的傷不是實際上身體的傷痛,這個感受是剪完之後,慢慢理出她真正的傷在哪裡,是很小就受到的心靈傷害,我覺得三個人都是。 

(朱柏穎):人不太能選擇生下來的環境,就像小牛一樣,牛應該生在草地這個很好站起來的地方,但是沒有辦法決定出身的環境,所以牠就出生在水泥地、充滿屎尿的地方,但是會努力要站起來,這是本能天性,我想傳達的就是想要努力站起來這件事情。

Q4(觀眾):蔡教練是國內很知名的舉重教練,請問教練對於你們的拍攝,溝通過程是怎樣?第二個想請問拍攝這個影片,你們覺得收穫最多的是什麼地方?

A4
(廖憶玲):蔡教練只有跟我們講一件事:「你們如果有拍到舞豹受傷再站起來,你們這部片就發財了,但是她要是沒辦法,你們就完了。」 所以大家對於成功這件事的定義還蠻狹義的,大家覺得成功就是要得到冠軍,一個人的成就來自於很外在的東西,但我們並不這樣覺得。後來教練知道我們一直陪伴這些女生過一段生活,沒想到我們要做的是這件事,他覺得這件事需要很大的耐力跟毅力,因為大家想看的是很短暫的成功,不會想看還沒成功,背後很痛苦的過程。 


(朱柏穎)我覺得這個過程很長,不是突然就完成,而是一直反覆對照,記錄片可以跟自己的人生有近射的作用。這部片裡面談的都是女孩跟媽媽的關係,我們也去思考自己跟母親的關係。

(廖憶玲):我要分享的也是這件事情,在拍攝過程中我們的關係一直在變,有時候像朋友,有時候是姊姊的對象,女生湊在一起一定會聊愛情和很私密的感覺。前一陣子我們自己有做一個屬於自己小小的放映會,我很擔心他們看到自己會怎麼想這件事?他們怎麼去看我們剪的東西?結果看完之後,大家又繼續在聊我們自己的生活,這部片是我們共同的回憶,已經是過去的事情。很多觀眾問說:「他們把你當做什麼?」他們說就是一起發生很多事情,有革命情感的朋友。有次我跟雅雯通電話,她說媽媽又來煩她不要再念書了,叫她休學去工作,她媽媽這幾年不斷遊說她去工作,我直接回她說,媽媽也叫我不要拍片去工作。全世界最瞭解你的人一定是你自己,你自己才知道做什麼事情對你是最好的,媽媽一定只是用她的方式在關心你。我跟我媽關係也不好,到現在我才發現,影片裡面一直在處理母親跟孩子的關係,讓我覺得蠻意外的,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

(主持人):因為妳是發自內心,所以才讓這部片這麼誠摯動人。還有沒有觀眾有問題?

Q5(觀眾):拍紀錄片剛開始跟拍攝腳色還不熟的時候,要怎麼讓拍攝的時候顯得自然?

A5
(朱柏穎):我覺得就是當朋友,拍紀錄片最好不要躲在攝影機後面操作攝影機,應該站在攝影機的前面讓她認識你,因為她是跟你對話,不是跟攝影機對話,所以就站在攝影機前面更她做朋友,我覺得比拍片來得重要。

(廖憶玲):另外蠻重要的就是做你自己,如果一個陌生人沒有辦法看到真正的你, 就會武裝自己。一直以來我們就不會躲在攝影機後面,也不是所有東西都想要拍,就是讓他們也做他們自己,很自然的東西就是在跟朋友的相處上。

《山上的小女子舉重隊》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