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3/07/18(四)19:00
地點:華山二廳
主持人:塗翔文
出席:劉名峯(導演)
紀錄:李又如/攝影:陳嬿守


 

映後 Q&A

Q1.(主持人):大家晚安,非常謝謝大家今天晚上來看這個影片,也非常榮幸這部影片可以在台北電影節世界首映。我們掌聲歡迎這部片的導演劉名峯,導演先跟大家打打招呼,也談一下,我想我們可以明著講,這些影片可能不一定可以變成一個電影,可是後來為什麼可以變成這樣?

A1.(劉名峯):嗨大家好,我是導演。從最早一開始,應該說從DNA演唱會開始,三年前,公司希望做幕後的紀錄。我以前就幫他們做過很多的紀錄,但我當時想說,可不可以不要只是一個放在演唱會DVD的贈品、一個花絮。後來越拍越多,本來在DNA之後就要做完這個作品,但做不出來。因為素材很多、時間不夠,一直到這次諾亞方舟演唱會,中間也認識了其他朋友,也去參加紀錄片工作坊,接受了很多老師的建議、指導,最後才又重新整理素材,完成了這個作品

 

Q2.(主持人):我知道今天有好多是五月天的粉絲,我接下來這個問題大家可能會不太高興,可是我還是要問(笑)坦白說,如果這個影片是只有記錄五月天、或是歌功頌德的電影,我一定不會選。有趣就在於,這個影片對來說,它當然還是記錄了很多五月天演唱會的過程,但這個電影動人之處在於完成演唱會這件事,或是演唱會這種獨一無二的經驗對於觀眾是怎樣的。我自己講一個很私密的事情,這部電影是我們今天在這個場地的最後一場映演,我第一次看完這個電影的時候,我跟他們公司的團隊說,這個電影裡面有好多精神跟我們辦影展是一樣的(全場笑)。每一個影展的首映都是沒辦法複製的,即使它的電影永遠是一樣的。我很好奇,什麼樣的過程讓你最後理出來說,這個電影要講的是這個?因為這也要一些勇氣。

A2.(劉名峯):這個,其實蠻難解釋的。應該這樣講,紀錄片你得花時間去拍,最後是讓你拍到的東西來說故事。就像我剛提到說,最早可能只有一個方向是記錄這些東西,不希望它只是一個附屬品,最後它會變成這樣,應該說是這些東西決定了它要變成這個樣子。當然就像片子最後提到的,我們剛好碰上音響師過世,可能又更放大了LIVE in LIVE這件事情,這也是紀錄片有趣的地方。

 

Q3.(主持人):那,為什麼是蔡康永不是其他人?(全場笑)

A3.(劉名峯):我們訪問蠻多人,包含小燕姊、奶茶姊劉若英、黃子佼、張鐵志,最後其實我們試過各種的內容跟剪接,剪接總共剪了二十幾個版本,最早還放了蠻多不同人的訪問跟觀眾的訪問,最後篩選到最後比較畫龍點睛的內容。硬要說的話,還有另一個原因是當初康永哥來拍諾亞方舟的開場VCR,開始跟他接觸,他也有來看演唱會,他也很喜歡,就請他聊聊這個訪問。

主持人:不可否認他說的很多話都很合乎演唱會這件事。不一定是五月天演唱會,是演唱會這件事情本身特別的意義。成為了裡面很重要的一個點題人。

 

Q4.(觀眾):演唱會剛剛看到現在,藝人、舞台、音響、設備,可是我好像沒有看到服裝造型這一塊,是你覺得節奏不適合,還是當初在拍的時候就沒有考慮?

A4.(劉名峯):我完全瞭解你的意思。我簡單一點回答是因為篇幅的問題,其實我片子已經還蠻長的,也經過很多刪減,就像你提到的,除了服裝、還有行政人員、很多很多人。演唱會就像影展一樣有很多的環節,都缺一不可,後面的人力是非常大的,我只能挑選一些比較明確的角色來講這個題目,但其實,就像我騙子最後要表達的!不是只有這些人在辛苦而已,幕後的每一個夥伴都是很辛苦的。

主持人:主要是篇幅的關係。

 

Q5.(觀眾):您剛提到過程剪了二十幾個版本,那最後怎樣達到這個版本?過程可不可以簡單的解釋一下?

主持人:多講一點剪接過程變化的過程。

A5.(劉名峯):簡單講就是一直嘗試。我其實最早也有把我記得的影像素材,用文字列下來,有點像排腳本的感覺,大概想像一下。最早可能照這樣開始剪。可是剪接我們就發現,這樣不太行、有問題,這邊好像不用講這個,在調順序、重新剪接,一直遇到重複的問題,又會再把剪接好的片段重複這樣的過程,再去檢視所有的素材,反覆討論,完成了最後的版本。

 

Q6.(觀眾):你們的製作團隊有多大,你說的「我們」是?

A6.(劉名峯):就是你旁邊的那三個(笑)我們的剪接師、後期製片、後製助理(分別起身向觀眾打招呼),主要就是我們幾個在剪接的。

Q7.(觀眾):五月天一路的演唱會拍很多的影片,為什麼會從DNA開始?DVD裡面還是有附贈花絮,怎麼會想要開始做成紀錄片給大家?我們有覺得3DNA的品質並不是很好,不像我們想像中的演唱會的花絮,所以之後才會出現這個版本來彌補嗎?另外好像還沒聽說要上映,會上映嗎?

A7.(劉名峯):你的問題還蠻多層次的。為什麼DNA才想做是因為是我有這個想法,也許他們找別人拍可能也不會有這個想法。我要強調一點,我是早該做出來了,但我一直做不出來,紀錄片這種東西不是你想要完成就可以完成,有時後需要一點驅動力,或是內在、外在因素來完成。3DNA那時候我也想要做出來啊!它是一個互相幫忙的東西,一個講幕前、一個講幕後。可是我還是有很多演唱會的事情要忙,我也做不出來。上映的部分就是看公司的計劃。

主持人:有可能、也還不知道,如果你們喜歡的話,趕快去跟你們的偶像說,讓這個片子上映吧!我覺得你剛剛說到一個點蠻好的是,我可能沒有像這邊的觀眾是這麼熱愛五月天的粉絲,我當然也喜歡他們的歌,也喜歡唱他們的歌。但我不是在瘋狂粉絲的情況中我也能享受這個電影要講的主題。這是我們會想要邀這部片的原因,它不只是給粉絲看了很開心片,它是給所有有過開心演唱會經驗的觀眾都可以理解的片子。

 

Q8.(觀眾):我想請問剛才紀錄片中,大概只有兩個地方:一開始球降不下來、另外石頭他有稍微說一下有音箱壞掉的時候,是稍微比較重大的事故。導演應該是一直都跟著他們拍演唱會的過程,在這麼多場演唱會裡面應該還有一些比較嚴重的事故,是不是沒有放進來?還是都沒有發生?

A8.(劉名峯):這個問題對我來說有兩種感覺。對我在做這個片子的時候我覺得很懊惱,對我在做演唱會的時候我覺得很幸運。實際上我們好像都沒有什麼太大的意外

主持人:這個邏輯很有趣!

劉名峯:但在做片子的時候,我們好像沒有很慘的事情耶。

主持人:沒有一些很戲劇化的東西!

劉名峯:對,或者是像Metalica的紀錄片拍到他們團員吵架、主唱不唱、鼓手離團(全場笑)之前也有人問我:五月天都不吵架的喔?對,他們真的不吵,怎麼辦?實際上我們真的還蠻幸運,受到各種照顧,演唱會都還蠻順利的。

主持人:但是就是真實啦,過程中還是看到核心的工作人員出現心裡的掙扎。

 

《現場‧戰場‧夢工場》影片介紹

 更多映後座談紀錄請看這裡

 

創作者介紹

2013第15屆台北電影節官方部落格

第15屆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